【日行】20191015 – ? | 行走裡的記憶,日復一日

gr,心象攝影,日光,情感,溫度

樹洞

 

午餐,他說了許多他的故事;關於孤獨,關於30-40歲消失的生命。

經常的,在拍攝的人們身上瞧見了自己的身影,這是件極有趣的事。也許,相似的靈魂總會靠在一起吧?

最後,他和我說,今天的許多話,不曾和朋友說過。也許,攝影也成了讓人們看見自己的樹洞;而樹洞裡,有許多許多祕密。

攝影,成了樹洞;得以看見,得以療癒。

至於我呢?正在等待上帝給予我的工作,等待著看見許多畫面的發生…

20200107.20190827


感謝的一年

2019又來到了最後一天,在FB和IG上看著大夥一個接一個的都發起了這九宮格的感謝,感謝著今年的所有一切,也感謝著自己。

年初,忘了是誰在我陽台窗戶上寫下的2019,淡了,但還未完全褪去。而2019,竟悄悄的來到了最後一天。

我的2019呢,大概是最需要感謝的一年了;所有的一切,從這年的起頭就開始了。

上帝說:「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 哥林多前書 10:13

一整年的時間,不斷的經歷這些。記得那晚我低聲說著:「不!已經超過了,我再也承受不了了。」
而你們說:「不!你還可以…」
上帝又再對我說:「這是蛻變的過程,你以為的極限不只如此。」

後來,我又再一次的被愛緊緊抱住了;更甚以往。也學會了;上帝藉由被愛,教我學會了如何愛。

這年,模糊又清晰的走著,也迷迷糊糊的漸漸找著自己了。一個將自己徹底打碎,而後重建的過程。許多故事仍無法訴說,但有一天,會的。且,故事,仍在繼續…

後來我相信了;我所遇見的每一個人都是上帝所安排,為要讓我看見,然後在你們身上學會。

今年還未結束,明年的任務上帝又隱約的安排來到。hi…2020,我來了!

20191231


黑白, gr

不知不覺,2019竟來到了尾聲,最後的幾天發生了許多事,是好事;在一陣忙亂與東奔西跑裡一件一件發生。

明年呢…將接續著什麼?並不知道,不過也已習慣了將一切計劃丟棄,不再有計劃,放手交給上帝。該來的,時候到了,就來了,且總在最後一刻到來。

依舊期待著接續的一年,又有更多更新的事正等待著;一旦遇見了,就發生了。

一整年裡又遇見了許多人,學會了許多事,不在計劃裡的。人生總是充滿著意外,而意外,也總是最美的,不是嗎?

回到了金山這山城,就遇見了這幅美麗的山水畫。

20191229


商品攝影,去背,白底

炫耀一下學生拍的商攝作品,有商品拍攝需求可以發一下了…

 

華德福高中
攝影課 – 商品攝影


合歡北峰

美好的今天

 

今天發生了許多許多好事。

和兩位好久好久不見的朋友碰了面,一杯好特別的咖啡調酒,好特別的談話分享。每一回的見面,前一階段的功課已然完成,再度發挖了下一個功課。我們一同期待,也互相打氣,下一次的見面,我們又不同了。

晚上,迎來了好幸福的喜訊。
「我真的覺得啊…你們啊,一定會幸福一輩子,牽著手走到老,雖然風風雨雨是難免,但,卻成了增添你們故事的小風景。這是你們帶給我的感覺與感動…攝影是一項非常敏銳的感受觀察,在你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裡,這是我很深刻的感受到的。」我和幸福的她說著。

晚安了,美好的今天。

20191213.20181221


gr,心象攝影,攝影日記

快速層疊又消逝的海,像極了人生

 

到了薑母鴨店,離我們很遠的那一桌大聲叫鬧著,夾帶著連串髒話。

很久很久沒來過薑母鴨店了吧?應該比ktv還久得多。最頻繁的時期大概是高中的那段時日吧;正是和那桌叫鬧著的差不多年紀。

那時候,我也和他們一樣,只是髒話應該比較少一點,髒話講最多的,是後來當兵的時期。髒話是使朋友間感到親近的語言。

同桌的朋友對他們有些抱怨,不過倒也都想到自己年少時也是那模樣吧?其實看到他們,腦袋的思緒一直被拉回到了高中年少的那時光。只是現在不講髒話了,那是年輕氣盛時的特有產品。

後來,他們乘著摩拖車揚長而去,我的思緒卻因為他們,一直停留在17歲那年。

許多人喜歡看海,或許是因那快速的層疊又消逝,像極了人生吧?

20191130


gr,心象攝影,攝影日記
28度,是最舒適的溫度。從不輕易生病,因為對於溫度極其敏感。心,也是如此,對自己內心的上下起伏亦極其敏感,隨時,都要將自己調整回適當的臨界點。如同氣溫。

看了個畫展,探討宗教,也探討死亡的題材吸引了我。短暫的和她有了單獨的閒談。
我問:「那段時日妳是如何度過?」
她說:「用力的生活。」
她沈默了一會兒,眼珠視線向左,翻擾著過往思緒,眼框也紅了一會兒。

我瞧見,猜想。她的畫作裡有了許多隱藏,並未將那最真實的顯露。因為那太過黑暗,不曾經歷的人無法體會的黑。亦或是,她已經轉化?如她說的,若不知道什麼是死亡,如何真正的活?

想起了某個朋友,不知她走過了她的死亡沒有?

至於我,許多事已經改變,變得,幾乎改名換姓了那般。其實,很想聊聊我的上帝,只是還提不起勇氣,許多事還在發生,不知道,這段旅程走完了沒有?

這些天待著的路易莎咖啡,每天固定遇見的幾個人,從未交談,熟悉又陌生。很想為他們拍張照片,寫些故事。名為—路易莎日誌。

嘿…生命不就是如此,所以才精彩有趣嗎?因為「我」想要經歷這些,所以經歷了這些;每個人都是。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一疊疊照片的集合體,一張照片,代表著某一段生命經歷,訴說著某個故事;堆疊起了,整部生命。

20191126



想起已拍了婚紗、婚禮紀錄後多年的她,後來跟我說:「照片的直觀,常常讓我感到害怕——尤其是英奇的照片。怕的事情很多,最怕,我在英奇的照片下無所遁形。」

攝影對我來說,確實是種進入他人心底的工具,抓取,他想保留的,也適當的捨去,他也許不想保留的。是直觀,也是隱諱。以及某部份的心照不喧。

只是從沒想過,這竟然是讓人感到害怕的?也許,大部份人並不習慣將心如此赤裸的展現在另一人面前吧?但照片,並不輕易說謊;你的心境,當下。

我選擇保留下的,是她鋪天蓋地的幸福。心照不喧的是,她的固執和勇敢。

這三年來,進入了漫長的重新探索期。仍然固執的認為,照片不該僅是表象,而是直搗內心。

我敢繼續拍照,而你,敢讓我拍嗎?

想起了上星期的另一對他們,望著彼此的眼神如此甜蜜,像是原為一體的「我」,分離了多年終於找著了彼此。那一雙眼神,是我想為他們保留下的。

愛,能掩蓋過一切。

直觀的照片裡,確實同時也紀錄下了並不想展露的自己,但因為在愛裡頭,那些也顯得可愛了。

20191105.1007



有人傳來了Line位置分享,就在隔壁咖啡廳,就這樣被釣過去了。

才坐沒多久,灑入店內的陽光一直吸引著我。
他瞄到了我相機裡的照片,說:「果然攝影師的眼睛看到的都和我們不一樣啊…」
我說:「這就是攝影眼啊!」

走到店外閒聊,有位剛來的女士將東西放到我隔壁的位置坐了下來,我們兩人的目光都移了過去。
他問:「漂亮嗎?」
我說:「是位大姐。」
他說:「原來你早就看到啦?」
我說:「這就是攝影眼啊!」

「從你的表情我就看到了。」他說。
哎呀!再次察覺到原來我的思緒一直都這麼直接的無法隱藏啊?

記起了前天和某對新人討論著婚紗拍攝,正和他們解釋著白紗之於結婚這件事的意義,以及為何我堅持不拍晚禮服。
她笑著和我說:「英奇,你的眉頭皺好緊喔…你果然很討厭拍晚禮服啊!」
我忍不住大笑,回答說:「天啊!被妳發現了,我果然太直接了。」

這種無法隱藏的思緒總能吸引到頻率相近的人們,
但還是修正一下比較好吧…雖然好像挺難的。

20191031





一直很喜歡,也享受著與新人們討論的時光。因為經常的,不只是規劃行程細節,更多的是,他們與我分享著生活點滴,以及他們獨特的故事。

那時她說:「看了您的拍攝理念覺得就是我們要找的了;單純想拍下每天日常生活,我們一起做的事。」

越到後來越是覺得,攝影本身,拍攝什麼似乎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事了。我所享受的,是將自己丟到他們的生活裡頭,感受他們所感受的。

這並不容易,必須得是頻率相近,又願意彼此信任與坦誠。攝影者與被攝者之間,微妙的關係。

他們的直率與真誠,聊到了什麼,就走進了房間,翻箱倒櫃找來了多年不見的「祕密」;自己看了都開心的笑了。

不約而同的告白卡片、長得像鴨蹼的羽球項鍊、要惡整的生日驚喜卻反被求婚了…

身為攝影師,彼此是不是真誠與信任,其實從第一封mail、第一句說話…就知道了。還未拍攝,就已知道了成果。如同今天,早已瞧見了那將紀錄下的照片多麼奇妙又有趣。

20191019



參與《孩子的另一扇眼睛》的教課過程中,一次又一次的被這群孩子所驚嘆,一次比一次更為強烈。如同今天回程閒聊時David老師說的:「我們是來這些偏鄉挖珍珠的,並且我們不是教,而是學,從孩子身上我們學到更多。」

真的,確實是如此,尤其在今天這堂課之後,感受更為深刻了。

驚嘆的是,他們的理解與吸收能力超乎了我的預期與想像,超過了數倍。從前,教授的對象大都是職業攝影師;現在除了這群孩子以外,教著15-90歲的所有年齡層的業餘玩家。一直以來,太過艱深的內容,尤其與情緒有關的,大部份人很難理解吸收,也不明白為什麼要這樣拍?

但今天卻在他們口裡聽到了這些詞彙,孤單、難過、悲傷、記憶、遺忘…這些孩子真的看得懂,也感受的到這些照片所傳達出來的情緒,他們真的感受到了許多大人都感受不了的觸角,尤其,是這些難以解釋的黑白照片。

從他們身上使我看到了另一個反思,為何大人們都被框架、制約了?也失去了原本就有的感受能力?

於是,我們是來學的,而不是教。

20191016.20160212


種了一年多的小綠變成小黃了,心裡有些許感傷,畢竟她是家裡除了偶爾出現的小強以外,唯一的生物了。

小綠與一幅和同事的合照放在一塊,小緣使我想起了去年的那群同事,十多年來頭一回有過的同事。

可能一個人太久了,在那間辦公室裡,所有一切對我而言都是新奇的,包括她們閒聊的話題。對於我這個不擅與人相處的外人,她們對我有著十足的包容,直到現在,仍然想念著那段時刻。即使數年過後,仍舊懷念吧…

又一次的,對於自己攝影師身份感到欣慰。在自己一個人的世界,卻能夠以攝影為媒界,感知自己以外的人與世界。

20191015

.

 

.
更多《影像日記》:
http://www.yingchiwu.com/category/self-photo/diary/

.

 

.

你可以來看看更多英奇作品

《婚禮紀錄》作品 http://www.yingchiwu.com/category/working/wedding-documentary
《自助婚紗》作品 http://www.yingchiwu.com/category/working/pre-wedding
《愛情寫真》作品 http://www.yingchiwu.com/category/working/engagement
《家庭寫真》作品 http://www.yingchiwu.com/category/working/family

你可以來了解英奇對於婚禮及攝影的許多想法

更多《攝影觀點》文章:
http://www.yingchiwu.com/category/working/about-wedding/

.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