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行】20220308 – ? | 行走裡的記憶,日復一日

"底片攝影,個人寫真,婚紗寫真,便服婚紗,日常攝影,生活攝影,溫度攝影,情感攝影,獨立攝影師

下雨聲

 

又聽見了雨聲,聞到了潮溼的氣味,正在奮力的修著照片,關掉了音樂,打開窗戶,滴滴答的下雨聲進到了屋裡,此刻療癒人心的樂音。

好久不見了,下雨聲。

下起了大雨,
她說:「我想出去走走。」
「下這麼大雨還要出去?」
「想去淋雨啊…」她說。

因為好久不見了,大雨。

她披著溼漉漉的頭髮回來,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

 


 

英奇來信 – 傾聽 

 

有位朋友說,習慣打開mail的時間都是在每天的早上,那段時間是沉靜的;喜歡在想要靜下來看一本書的時候關閉所有資訊,對我來說,一早看見你的《英奇來信》電子報有點像那種感受。

這是在matters上的朋友,現在發文的習慣,都是先放到matters和自己的網站,集結重整發刊電子報之後,才慢斯條理的放到FB和IG上頭。電子報的內容,在那裡都有,甚至有些更早,但平台不同,閱讀感受也不同。

重新用回FB、IG之後,發文其實有點混亂,有時發新的、有時拿舊的出來發,常常自己也搞不清楚究竟哪些發過了?哪些又沒發?經她這麼一說,我對待社群網站似乎太過嚴謹了,是不是重複了?或漏掉了哪些?也許並沒有那麼重要,在不同的平台閱讀,感受便不同了。

這星期《英奇來信》電子報已經發刊,聊聊關於「傾聽」這件事,看似簡單,卻也很難。聊聊關於「傷害性的安慰」這件事,想要安慰,不小心,卻成了二度傷害。

想要傾聽,得先將自己的心安靜,如同早晨那般;安安靜靜的「接收」,不急著「給予」。你也曾有過相似境遇嗎?一起來聊聊吧…

 

2022.3/22

 


 

遠鄉閃閃,攝影志工,偏鄉攝影教學,生活攝影,日常攝影,文曄教育基金會,花蓮崙山國小

 我的奇怪照片

 

很少照片的我,有了一張孩子們幫我拍的奇怪照片。

「喜歡自己」這堂課,利用鏡射來讓孩子發現可愛的自己,但有些角度拍不到自己,就發展成了互拍,然後大亂拍。他們叫我站在一面窗戶前面,於是我就得到了這張照片。

「開心」是教學裡很重要的事情之一,讓孩子感受到學習的樂趣,他便學會了主動與熱情。

我們在遠鄉閃閃,開心的玩攝影。

 

2022.3/15

 

 


 

池上,大坡池,個人寫真,旅行,日常攝影,生活攝影,獨立攝影師

池上

 

近期每隔兩週就會去一趟花蓮,這趟行程順道回到了池上。曾經,因為母親在池上,老弟在池上,我也經常的往返池上,所有人都以為我的老家是池上。而今,這一趟旅程,池上熟悉的人們都不在了,而我,成了觀光客。

第一次來到池上,老弟問:「要去大坡池嗎?」
我還沒回答,他就接著說:「那是觀光客去的,你應該沒興趣。」
於是,就這樣,我一次也沒去過。

這一趟,換她帶著我,要去哪呢?就來趟觀光客行程吧!租了台單車,走訪了第一次來池上都一定得去的那些地方,原來,我還真沒好好走過。也許,只是因那時打開家門,便可瞧見大山、稻浪、星空、微風…根本不需特地去哪吧。曾經習以為常的景色,如今卻也得花錢才能得到。以前的回家,現在成了旅程

此刻,才真正體會了這句話:「你的生活是我遠道而來的風景」

 

2022.3/13

 


 

愛情婚紗,愛情寫真,便服婚紗,尋思之旅,自然風格

相對論

 

因為《英奇來信 – 電子報》而又和他們重新相遇,人與人的頻率即是如此,不論時間隔了多久,總會再遇見,又再一次的,頻率相近的感受。

五年多了吧?那時候的許多細節已記不太清,但總是記得有位新娘,拍攝那天拿了本「相對論」,於是拍攝一度中斷了好久,一直聊著時間與空間的總總話題。
在一旁的造型師露出深深疑惑的神情說:「你們到底在聊什麼啊?」
很奇特的景況,拍照拍到聊起相對論。也因這奇特,一直記得他們倆。

重新相遇的這天下午,我們透過電話聊了三個多小時,像是把那天沒聊完的一口氣聊得夠;生活裡的轉變、種種價值觀,也從相對論聊到了神學以及我現在的基督信仰。

約了他們停擺多年而又重啟的《尋思之旅》,想和現在的他們再次遇見,再次認識他們;也為他們拍幾張照片,送予現在的他們,也送給我自己。

社群媒體看似便利與快速,是維繫情感的好工具,但也因講求快速,卻也不小心將人與人之間的緊密拉遠了。好久,不曾像今天這般,與老朋友的「精心時刻」。

我的老朋友們啊,你們還記得我嗎?曾經在你生命重要時刻的那位攝影師;想邀請你們再次與我遇見,《尋思之旅》,下一篇文章我再來仔細聊聊。

 

2022.3/8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