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記憶】與上帝的獨處、對話

43385963
這是教會朋友偷偷幫我拍下的一張照片。他說,看到了這照片,像是也看到了自己。就這樣一個人靜靜的,不管周圍的聲音多大,身旁的人如何,像是都與你無關,只沈浸在自己與上帝的對話裡。

收到這照片時,我也是感到驚訝的。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在和上帝相處,不過頭一次從旁邊的角度觀看,還是覺得驚喜。原來是這樣啊…

頭一年,幾乎每晚都在和祂用力的吵架,是的,這就是我和祂相處的方式。但也頭一回,感受到自己有了父親、有了保護。這個爭吵,是頑固的孩子對父親的哭訴;祢既然是愛我,又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Read More →

【心魂記憶】安慰使者

R0000719

「世上充滿了需要安慰的人,可是如果你要做一個安慰使者,必須受過訓練,這種訓練的代價極大;因為,你必須親嘗那種使人流淚的苦楚。」- 荒漠甘泉 1月11日

後來藉由攝影,身邊出現了一些人,直到今天,才算真正體會了這句話。以前,這句話只是安慰,使自己能再多撐些時日;現在總算經歷了這話真正的涵意。

攝影,對我是極重要的自我療癒的工具,並也清晰且完整的紀錄了那歷程。而紀錄,是因深知這一切都只是過程,總有過去的一天,且它將是生命裡的養份,當已事過境遷之後,這將是一段美妙的回憶。並不知道這歷程究竟走完了沒?但紀錄的照片拍的越來越少了,想必是已到了尾聲了吧?

已體驗了各樣的無能為力,於是更加小心翼翼的對待身邊正遭逢相似遭遇的人們。也藉由攝影的相遇,我與他們都跨過了一個檻,理清了一些事,也更勇敢了。才發現攝影並不只能紀錄,更是療癒的工具。藉由拍攝的過程,間接或強迫式的使自己去直視面對;那些生命裡的坑坑巴巴,傷痕都已陳舊,問題並無法解決,也不是我們自己能夠解決的。但因進到了裡頭將它看清了,心裡的傷也漸漸撫平了。

這成了我往後最想做的事;攝影,是否得以療癒?
Read More →

【心魂記憶】與悲傷共存

R0010564

不論看起來多麼幸福或開心的人們,心裡總有至少一件怎麼樣也過不去的事。

這一件事,跟著他數十年,跟了一輩子。後來又接二連三發生了許多事,但不斷的去追朔,也總是和這件事有關。由它而起,或說是心裡過不去的關卡,於是衍生了那些不斷得重複經歷的事情。

而其實,能夠跟了一輩子的事,那也並不是我們能夠解決的了;要放下,又何其困難呢。或許,問題並不需要去解決,要解決的是心裡那積壓成泥的憂傷。

人們總是習慣壓抑,壓抑也並非那人的問題。只是當他正訴說、渲洩心裡情緒時,旁人便會以自身的經驗「告知」他該如何如何…於是,旁人的不理解,他便不再隨意訴說了。

那些「如何如何」他何嘗不知呢?或許他也早已嘗試過多少回了,也在心裡想過多少次了。那難關帶來的心裡創傷,除他以外,是無人能夠理解的。所以,不要試圖「幫助」他吧…那個幫助會使他渲洩的出口堵住,使他的憂傷沒了出路。
Read More →

【心魂記憶】動工

R0000610
連續三次以上密集的巧合就不再只是巧合了,
以往的經驗,那是上帝又在開始動工的痕跡。

是些什麼?和先前一樣,我仍舊不知道。但時候到了就知道了。

至少在這一連串的巧合裡,上帝透過他們使我確知了一件事,「繼續往你要的方向走,不用遲疑」。

仍舊堅持著挖掘那些更深的價值與意義。放棄,是不可能的;但遲疑,還是難免。感謝上帝,也感謝你們,使我清晰的看到,這一路我所探知到的這一切是對的,並也正慢慢發酵。

每一回上帝的動工都是又急又快,根本沒有多餘時間反應。我問:「這事,要開始了嗎?」,祂沒有回答,但似乎是安靜的說著:「你等著看就好」。

等著看…

20180827.0822

*謹紀錄 神、心與我之間的變化。于2016年12月25日開始紀錄。

【心魂記憶】活著

R0000409
明顯的察覺自己心境裡有些不同了,這麼說也許挺怪,不過我確實是無時無刻都在觀察自己內心這樣的人,自己和自己無止境的對話著,察覺每個時刻內心裡細微的變化。

也許和這多年來大量的獨處有關吧?沒有人可以說話,於是不自覺的也大量和自己對話。人們說,多愁善感又過於敏感的人日子不好過,確實是。深入挖掘自己,又無時無刻的觀察,是件挺辛苦又令人難受的事,但卻也有趣。會察覺到心底的變化確實像水流一般,時而緩慢流動,時而波濤洶湧,也從混濁漸漸變得清徹了一些。

似乎稍稍明瞭了那句「我思,故我在」的意涵。思考,是為了體察自己的存在;思考,也體驗了自己正在存在。
Read More →

【心魂記憶】願你,永遠安康

R0000255
願你,永遠安康。

生命裡的缺憾一椿推著下一椿,好像,並沒有打算停息。
然後…也只能問,祢為什麼呢?

問了這句為什麼,是好事,代表了承認自己的軟弱與無能為力。於是,放手交予上帝了。

這不正是祂要我們學會的嗎?

20180718.0429

*謹紀錄 神、心與我之間的變化。于2016年12月25日開始紀錄。

Read More →

【心魂記憶】無處不在

GR,lomo風格,基督徒,底片風格,心象攝影

備份著硬碟裡又好長一段時間都沒整理的照片,工作上修圖的進度也總算沒有落後了。翻出了去年九月剛搬來北大時的照片,那時混亂卻又充滿期待的心境又拉了回來。

慢慢的釐清了,問題的顯現都只是表像,於是拚了命的去處理那表像的問題,怎麼樣也都徒勞無功。只是,那問題的核心,根本沒有能力去解決,或不敢碰觸。於是,也只能靠時間了。

兜了一圈又回到了原點,很高興又回到原點。這是個必要階段,是探尋的過程。回到原點之後,卻也已將許多不必要的東西一一丟棄了,成了更好的自己。

好多年了,其實一樣問題也沒解決,但心卻平穩了。就靜靜的看著那些問題,細察著它要往哪走去?挺有意思的一件事。問題會自己解決耶…就這樣自個兒慢慢的流動著,然後就這樣自己消失了?然後再下個問題。不斷的重複又重複之後,才發現,那心情一直隨之起舞幹啥呢?於是終於學會了,就靜靜看著它就好。

看著照片,才發現原來上帝隨時都在。在生活的周遭,無時無刻。吃飯時、工作時、睡覺時、放空發呆時…祂並不是遙不可及的什麼,祂一直都在,只是我們沒有察覺。雖然,問過了無數次,祢為什麼要這樣搞我?這不公平。人們說,禱告吧,但我的禱告祂從來不理。
Read More →

【心魂記憶】平和

6720s1800
教會的聚會活動裡,抽了張牌卡,一見到就非常的喜歡,它寫的是「安穩」,我感受到的是平和。後來瞧見了剛出生一個多月的小嬰孩,安穩的卷曲在媽媽懷裡,不正是剛抽到的那張畫嗎?

後來才明白,原來想追求的是那平和的狀態,自在的去做所有想要,且喜愛的事。只是卻經常的憤怒著,並非對誰憤怒,而是無法被這世界理解,且經常的被阻擋而憤怒著。我不明白,只是想做自己喜愛的事,為什麼總得不斷面對與之無關的事?

「意義」對我而言是何等重要。沒有意義的事,即使有再大的利益也沒有力氣去做;找到了意義的事,拚了命的也要完成。財富,並無法使我感到喜悅;完成了那具意義的事,才會。

從未了解過什麼是愛。很少去關心一個人,也不需要他人的關心。閉上眼,回想著這一年多來快速運轉所發生的事。原來上帝正藉著那許多事讓我看見、體會到了什麼是愛。還沒有學會,遇著了一些人,也做錯了一些事。但上帝知道我就是這麼樣的一個人,痛的徹底了,才肯真正學會。於是祂安排了一個又一個的人們在我身邊出現,終於,漸漸的學會。禁不住的哭泣著,為什麼要把自己搞成這步田地,讓這麼多人擔心?

前些天夜裡,收到了封急促的mail,詢問著家庭紀錄的拍攝,且必定得在這個月拍攝。她說:「爸爸癌症末期,只剩下最後幾個星期。」隔天我急忙的與她連繫,聽到她哽咽的聲音說:「爸爸病情惡化,可能無法拍攝了。」
Read More →

【心魂記憶】旅行

R0014142

那天有人問:「你喜歡旅行嗎?」
我突然間答不出來。是喜歡吧?但其實厭惡。也許更喜歡的是,就這樣安然待在某個屬於自己的地方,一輩子再也不要移動。

生命裡,不斷的被迫搬遷。從小時被迫搬遷了7.8個地方,長大後依然無奈的又遷徙了7.8個住所。回顧著過往幾年的照片,大部份的人、事、物…竟都已徹底消失在生命中,才這短短幾年的時光。

也許也因如此,每到一個新的地方,就總有著將之紀錄下來的迫切感,因懼怕某個突然的一天,它又消失了。不論是人、是事、或物…

生命本身即已是趟偌大的旅行,以至後來丟棄了身邊大部份的東西,方便如此不斷的遷徙。

不自覺的將這迫切置放於攝影裡頭,看著每一個拍攝對象,也總習慣觀察著,哪一些…對他們而言極其珍貴,又不願消失?什麼是生命裡最珍貴的東西?是記憶,那是曾愛過的證據,即使…那都將一個一個消失。

20180305.0222

.註
照片。池上,發著光的小屋。拍下的十天後,它消失了。

.

.


更多《心魂記憶》作品:
http://www.yingchiwu.com/category/self-photo/remember-soul/

.

 

.

【心魂記憶】消失的記憶

R0014214_w
更加的確定,關於那生命記憶裡的破碎。那破碎的讓我無法拚湊出完整的生命,幼時所有發生過的曾經(國三以前的所有記憶),有些,只憶起零星的片段,有些,長達數年徹底遺忘。在詢問老媽,和老弟東拚西湊之後。

老媽說:「我從5.6歲後就都記得啊!還是我那時比較苦?」停頓了一會兒,「但是你們小時候也很不好命…」。老媽不知道的是,也許有時得將記憶喪失,生命才得以繼續長大。

只是單純覺得自己對於兒時記憶的方式和別人有些不同,但卻無從證實,又或只是太過重視罷了。直到追問老媽那些年我們曾搬遷過的地方,我只能搖頭說,不記得了,完全不知道。她驚訝的說:「怎麼可能!你那時都很大了。」

我一直在揣猜著上帝的想法,如此安排的目的為何?但或許這也是為何我總對記憶、紀錄如此偏激執著的原因吧!因為潛意識裡,有著遺忘的警惕。對於現在的記憶,絕不可再次遺忘。
Read More →

【心魂記憶】小屋

R0014137

「我們大多數人都有自己的悲痛,破碎的夢以及受傷的心,我們每個人都有與眾不同的失落,有我們自己的『小屋』」

–威廉.保羅.楊

來到池上第九天時,覺得放空的夠了,想回家了。但也想再多待個幾天,看看還有什麼會在心裡發生。

後來的一天,一如往常平靜的夜晚,陌生的房東匆匆來了就又走了,留下我們一臉錯愕。老媽和老弟得立即決定何去何從,下一步該往何處落腳?但無論如何,搬回龍潭原本的家,是我和老弟都堅決反對的選項。那裡充斥著幾十年太多不好的記憶,不管如何,都不能回去,尤其是老媽。

和老弟在門口升起火,喝著酒,和他談起考慮了很久的拍攝計劃。我們一起帶媽重回幼時住過的每一個地方,將那些所有遺忘的重新記憶回來。本以為他記得的應該比我多很多,沒想到我們一來一回的拚湊,我們一樣,記得的兒時記憶都只有零星的極少數片段。而我,在國三以前的記憶,絕大部份都不知遺忘在哪了…
Read More →

【心魂記憶】順服

R0005448

2018/2/20 英奇恩典分享

恩典一,短短的過年假期,就被Q了三次恩典分享。雖然什麼事也沒發生,但是感受到了大家滿滿的關心,這就是最大的恩典了。

恩典二,過年家人都會去廟裡拜拜,以往在池上也都會到附近的廟吃平安粥、求發財金、點光明燈…很恩典的是,他們雖然都沒說,不過很貼心的今年全家人都沒人提起要去拜拜。相較於許多人經常要面對家人信仰上的爭戰,很恩典的,我在家人之間完全沒有這個問題,而且他們還很貼心的,也都不去拜拜了。

恩典三,這段時間啊…什麼事也沒有,大部份時間都在看書,偶爾有朋友來串門子,就在門口升火聊天看星星。心情很平靜,但也因急著想要想清楚一些問題,又好像很混亂。但隨著正在看的一些書,好像有些答案也慢慢浮現了。一本是《小屋》,有次主日時推薦的書,讓我看到了上帝的另一個面向,不論現在糟遇什麼,或不妥當的氣憤、不公平的情緒態度,上帝總是無條件,且耐心的愛著我們。另一本是倩綺送的耶誕節禮物《順服》,剛開始其實有些些排斥,但越看到後面,卻越發現了自己很多的問題,我果然是太不順服了啊!感謝上帝,藉這機會讓我看清了自己的很多問題。
Read More →

【心魂記憶】習慣

R0003828bw

2018/2/15 英奇恩典分享

今天是除夕夜,我們一家三個人在池上安安靜靜的團聚,有種很奇妙的感覺,確實比往年更加安靜許多。因為花蓮地震的緣故,原本我弟民宿這住宿的客人全都取消了,我們也就獨自享受這份寧靜了。

剛收到了一個攝影朋友寄來的餅干,說是感謝對他的幫助,其實我什麼也沒做,只是和他聊過了些對於攝影的理念及想法,但他吸收消化的非常快,很短的時間,作品就有了很大的成長。

很多朋友知道了我這些天的狀況,都比我還更緊張的打了電話來,說有需要一定要和他們說(第一通電話就是道中啦)。感謝上帝,永遠啊…總是在危難時,就會知道身邊有好多真心關心也擔心著我的好朋友。

Read More →

【心魂記憶】得以幫助

R0003330

2018/2/11 英奇恩典分享

其實昨天晚上都還正在很憤怒的情緒當中,把月底的帳單匯款之後,只剩下2仟多塊了。我不知道這個年到底要怎麼過?!也不明白這樣的經歷都一整年了,為什麼又要重走一遭?!但接連而來身邊出現的人,我知道上帝大概是有著祂的目的,試著緩和情緒,靜下心來讀經、QT。也暗暗的想著,明天大概會有什麼事發生吧?

今早主日到一半時,一個客人傳了訊息來,感覺得出來,她正陷入情緒的低谷和一片混亂當中。她想找我,或許是因我也有過類似的經歷,希望我以過來人的經歷幫她釐清一些問題吧…下午電話和她聊了很久,終於她情緒平復了,也想通了一些問題。能夠幫助到她,感覺很開心,但也同時和她建議,如果可以,每個星期都一起來教會吧!妳需要醫治、療傷,而且這過程不會太短,可能遠比妳想像中要長很多。她也明白,也立即答應了。並也和我說,上次來教會時就有著很大的感動,只是一直壓抑著。我也相信,依靠神的力量,可以幫助她最快時間走出這悲傷。也感謝上帝,讓我能以過去經歷得以幫助到她。

Read More →

【心魂記憶】傷害性安慰

R0002513

2018/1/29 英奇恩典分享

前幾天發生了一連串的事件,怒氣不斷的燒著。昨天炳傑舉例,是上帝需要興起這環境,我們才得以有機會修正自己與成長。事情經過很多天了,後來遇見的客人,也明白了祂的用意,也感謝上帝藉此進一步的讓我有機會修剪更深沉的問題,雖然祂每次的手段都那麼激烈,實在讓我招架不住。

也還在反省著,從那當中去抽絲剝繭出更多未發現的問題。原來一直以來我都不知道怎麼安慰人,即使身邊親近的朋友出了事,我也只能冷靜的慌張,不知道怎麼安慰,也不知怎麼幫助,可能覺得自己從不需別人的安慰,自己解決才是最好的方式,就認為別人也是一樣吧…

原來,上帝興起了這環境,讓我知曉真的能使人得到幫助的安慰是什麼?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