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思之旅.第三章 之一】魔王先生.乘與零 | 青蘋果的初戀

她叫乘與零,取自名字的諧音—陳以寧,有名詞障礙的我第一回認識她就記得了這名字了;他是魔王先生,因為她就叫他魔王,可能不苟言笑,又常把她搞得又哭又笑的源故吧。

一早來到她的作文教室,拍攝婚紗時在這待了大半天,距今也大概一年了,沒啥改變,不過好像有特地打掃收捨乾淨?認識以寧是很奇特的感覺,才第一回見面就有種像是老朋友,只是很久沒見了,沒有距離、沒有陌生。也許是她說早看了我作品好多年,只是終於等到她要結婚了,因為拍攝,我們得以見面了。而我也總習慣於作品裡坦然且真實的訴說我所有的發生與心境,在每個不同階段,不論好或不好;也可能她天生就有著一份洞察人心的敏銳心思吧…

尋思之旅,黑白

進入主題之前,我們閒聊了好久,遲遲沒有進到主題討論,魔王先生也貫他的省話,只是在旁笑著,即使我們合力的想要他多說一些,仍舊是無功而返。我也邊拍著從一開始就坐在我包包上的貓(八寶),但牠實在是太黑了,對於相機的對焦實在是一大考驗。

尋思之旅,黑白

話題圍繞在她身邊的好朋友,大部份都是從小學、中學一路到現在的深厚情誼,甚至還有個當年曾霸凌她讓她害怕至極的小學同學,後來卻成了好朋友。以寧翻出了手機婚禮那天的照片,當天讓我印象深刻笑得好開心的一男一女,《這群人》也是她後來很重要的好朋友。還有原本也會前來的綺兒,忘了之前和她約定了什麼,我還有一幅畫在她那遲遲未領回。她談論著她一個一個朋友,連名帶姓的一一講起,像是我也都認識那般,好像我也是她們那一掛的。這對我而言是不曾有過也難以想像的,有這麼一群朋友,從國小直到現在。

閒聊了近30分鐘,我們終於進入了主題。我知道他們是從小時候(真的是小時候)就開始交往,而且對於彼此的執著也是我從未見過的。我想,就從他們的愛情開始聊起吧…

以寧說:「我國一開始單戀他,單戀到國三好像修成正果」。
突然她好像想到了個非講不可的「牽手事件」,轉頭問魔王先生:「我可以講牽手的事情嗎?」
魔王先生笑笑的說:「隨便啦…逢人就講…」

尋思之旅,黑白

以寧接著說:「那時候我實在太喜歡他了,就問他說,我們牽手好不好?結果他很認真跟我說:『我還沒準備好』」
「我就被打搶了!」
「有個男同學看到我很低落,我也忘了為什麼,他就跑去跟魔王說:『你不敢牽她的手?!我教你啦…這樣那樣就好啦』」
「後來他跟我牽手了,結果原來是因為那群同學和他打賭!對!他是因為打賭所以才和我牽手的」
「後來我問他:『我們這樣算開始交往了嗎?』」
「他竟然說:『我們這年紀有交往和沒交往有差別嗎?』。我竟然就這樣被他訓了一頓!」

「上了高中後他覺得要認真唸書,他就冷凍我,真的是冷凍我,完全不理我」
「我們唸同間學校,我是六班他是三班,我們的座位剛好是上下樓的同一個位置,我天花板的上面就是他,我就常常抬頭看天花板想著,你倒底什麼時候理我啊?」
「後來我遇到了此生最嚴重的霸凌事件,所以後來就轉學了,轉學之後他才很奇怪的很密切的和我連絡」
「我還寫了一整本的日記,整本都在寫怎麼放棄他,在轉學前送給他」

後來以寧講到了「運動褲事件」,突然停頓了,嘿嘿嘿的笑著問魔王,我可以講嗎?魔王當然沒有說不的權力,只瞧他滿臉通紅冒著汗…

「我拿運動褲給他的時候,講了一堆似是而非也忘了是什麼的話,要走的時候他突然把我拉住,問我說,我可以抱妳嗎?」

講完後我們笑成一團,也看到魔王先生的臉更紅成一團了。

「後來高三他又開始不理我,這個人真的很奇怪,我黏過去的時候他就不理我,就像最近他也不太想理我一樣的道理。這個真的是放在身邊就不珍惜,渾蛋!上大學後他在苗栗我在宜蘭,那次我們就真的分手了。

尋思之旅,黑白

雖然後面還有很多故事,只寫到這像是什麼也沒交待清楚。我將錄音筆按下了暫停鍵,突然有個想把所有思緒就停在現在的念頭。人們說,初戀像是青蘋果的滋味,這個時候,我像是也聞到了青蘋果的味道。像是後來我常和乘與零打趣的說:「好羨慕妳的幼稚,真想像妳一樣永遠這麼幼稚…」,他們的愛情,這麼多年的歲月,即使現在已結了婚,仍舊幼稚的像那青蘋果。酸酸甜甜,我們都懷念著…


更多《尋思之旅》連載   http://www.yingchiwu.com/category/self-photo/think-traval/

.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