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思之旅.第一章 】 水瓶.小君

r0006211

(我稱這趟叫做「尋思的旅程」,尋找並思考生命,藉由你們的生命經驗與故事,也許能帶給我答案,或帶給別人什麼。當天你們有很多故事,但當年我大部份只能隱約的感受和猜測,並無法完全了解,今天的目的就是想把那塊補足,算是個完美的結束。)

才剛進門,島輝(他們的毛小孩)也一起迎來開門,我找了地方放下背包,島輝立即東聞西看盡責的檢查著,
小君說,「牠是里長啊…」
果然是個超級認真的里長啊!
我只是站起身,牠銳利的眼神就直盯著我瞧,像是警告著:「你不要給我亂來」。

r0006197

這個屋子我仍記憶猶新,即使距他們結婚那天至今已經六年了,
但其實並沒有太大改變,只是櫃子上的東西多了。

水瓶在靠窗的吧枱沖煮著咖啡,我們就在那開始了今天的對話。

小君選了一張照片做為今天的開場白,那是一張母親在廚房裡的背影,老實說,這照片並不在我的記憶範圍裡,它太過簡單,簡單到任何人都不會去注意。小君:「這個背影我已經看過不下幾百次了吧!但是我從來沒有靜止或停下腳步去看過這個畫面,這是我從小就非常熟悉的畫面,每天回家開了門,喊了一聲我回來了,媽媽就在廚房,但我從來都不會去注意,因為那太平常了。但在結婚之後,卻不斷的回憶起了這些稀鬆平常的畫面。」

r0006201


對我而言,六年前的那天令我至今仍印象深刻的是爸爸的畫面,那時大家在客廳、廚房、房間各自忙著七手八腳的事情,我看到了爸爸獨自坐在房間床上若有所思的神情,雖然他一看到我就立即起身,忙著打起領帶,但我隱約的感受到,他在想些什麼…

小君:「你講的這個,前陣子我才開始認真去思考這個問題。我們家三個小孩從小都很少看到我爸較柔的那一面,他很多時候很像事不關己,感覺好像嫁女兒跟他沒什麼關係,就是一副天天的那種感覺,所以我們家人就習慣性的和他保持距離。但他在外的社交、對朋友都是很好的,可能就是所謂的『近親生侮慢』吧!不過我倒是想到婚禮那天他被塗口紅,反而讓我看到他比較開朗的那一面,ㄟ…原來…你也可以接受?!

大部份台灣父親對家人的情感總是壓抑的,在我所參與過的婚禮看到的父親,真的多數都是如此,但我也相信,隨著時間與各自生命經驗的累進,都將一點一滴的改變著。我也想到,水瓶和小君似乎在結婚前就早已有了共識—不生小孩。這樣的選擇並不罕見,但來自各方的壓力肯定不小吧?

小君:「我覺得很慶幸的是一直以來我們的想法都很一致,但前幾年水瓶的家裡會給他壓力,而這也讓他勾起了從小到大成長過程中,壓抑和被控制的感受。這些東西就會慢慢的爆發出來,所以前兩年我們的狀態非常不好,我甚至一度的憂鬱症,而他也去做心理咨商。」

水瓶:「壓力並不只是生小孩這件事,它只是個引爆點吧…因為和家人的價值觀有著很大的落差,所以經常會有磨擦,但那磨擦卻又不是很明顯的,反倒像是默默的進行著。像是有一雙手掐住了你的脖子,他沒有施力,但卻把你套得死死的,無法動彈。我們都重視自我實現的價值,一旦生了小孩,原本的生活想必是會摧毀殆盡,且夫妻的生活也會造成不可預期的磨擦。」

r0006199

在對話中的許多觀點,他們夫妻倆幾乎是全然的一致,我很好奇,他們交往了六年,結婚六年,是因想法一樣所以走在一起;還是因走在一起了,所以想法一樣?

小君:「其實我們交往的第二年衝突還滿大的,現在想起來覺得有趣,那時候他對待我的方式和他的原生家庭給他的幾乎一樣,以愛之名控制著,但是他並沒有意識到。有次甚至2.3個月沒有連絡差點分手。」

水瓶:「那2.3個月裡並沒有太過深刻的反省,反而一昧的找朋友訴說女友的不是,就像我的家人經常和外人嘮叨著自己小孩哪裡不好一樣,後來在夜晚自己重新整理,才發覺了自己這樣的狀況。但當時並尚未意識到這一切都是承襲自我的原生家庭,直到前兩年我們去做了心理咨商才開始了解。會去心理咨商的原因也是在於要不要生小孩這個點,那時內心有著極大的衝突矛盾,我是家中的長子,就是要背負傳統家庭冠給你的莫名其妙的包袱,所以也有著內疚感,好像不生就對不起他們,但是生了就變成對不起我自己!那我倒底要對不起誰咧?

r0006191

我覺得很難得的,也讓人很羨慕的是,決定要生小孩是水瓶單方面的改變想法,但是他改變了,你也跟著改變了,就不再堅持原本一起的規劃。所以你們可以一直以來都保持著步調一致,一個人轉彎,另一個人也跟著轉彎。以這點來看,他們確實是少數適合可以不生小孩的夫妻,因為即使孩子會讓自己許多原本的規劃與夢想必須停止,當孩子長大後也不再會有機會繼續,但有了孩子之後卻是另一條全新的道路,但那並非只是全然的犧牲,而是生出了新的理想,也不見得比原本的差。且孩子很多時候是維繫夫妻情感很重要的潤滑劑,所以對大部份夫妻而言,是需要孩子這個潤滑劑的,但那泛指「大部份」,並不包括他們;他們是自然而然的總能保持著方向與步調一致,且生活不會缺乏維繫愛情該有的情趣。和大部份情侶或夫妻不同,常常經過了七、八年的相處後,愛情的成份已消失殆盡,只是一種生活的習慣,甚至連爭吵衝突也成了習慣。

水瓶:「有時在外面吃飯時經常會看到已婚應該有一段時間的夫妻,對彼此講話都很不客氣,很多很難聽的話都會脫口而出,我覺得是很奇怪的現象,那對我來說是一種很大的衝擊。因為我不懂為什麼你們當初可以談戀愛、結婚、生小孩,結果到最後你們的生活竟然是這麼的糟糕。」

r0006206

這又讓我直接聯想到了阿德勒(心理學家)的一句話:「我們都以為相愛的兩個人彼此吸引,是因他和你不一樣,他身上有著你所沒有的特質;但那是天大的誤會,其實你被他吸引的,是他和你極為相似的那部份。」

小君:「我覺得人很需要一種能力,叫做自我覺察,你為什麼會這麼想?會有這思維?這也是我這兩年很有感觸的發覺,會吸引我的人事物,都是會發光的,他本身對一些事情是具有熱情存在。」

或許這就是相似頻率的物質會自然靠在一起,相異的頻率亦自然排斥遠離的物理定律吧。

水瓶:「我一直覺得所謂互補互補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可能這個缺角是圓的,另一個缺角是方的,怎麼知道缺的那塊是不是可以補的呢?並不是個性不同就一定可以互補的。觀念想法差異太多只會造成不斷的衝突。」

水瓶:「這兩年我也開始意識到『自我追求』和『誠實面對自己』的重要性。以前經常會因為家裡的狀況而做出不想做的妥協,但做了妥協的選擇後自己會非常痛苦。為了家人犧牲自己這特質某部份也是不自覺的承襲自原生家庭,我的父母會犧牲自己為小孩做很多事,幫你買好房子、存錢,把你顧好好的希望你不要出事,我很清楚這樣的做法不是那麼的好,出發點是好的,只是做法不對。而我在前兩年也不自覺的做出像這樣的行為模式,但我自己沒有發現,是後來因為一些課程才開始檢視了自己。『誠實面對自己』指的是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當你覺得怪或覺得不舒服的時候,你要把自己放在最前面,為什麼會覺得不舒服?

我們做設計時也經常會陷入自我感覺良好,這設計這麼好看這麼漂亮,你就拿去啊…就這樣想賣給客戶,但卻不管客戶要什麼,這就很像父母對待小孩的方式,同樣是以愛之名,卻忘了顧慮對方想要什麼。」

r0006190

這樣的轉變想必是不容易的,隨著生命經歷成長,我們體會了看待事物的角度並不只有單向,而是有來自多方的各個面向,從每個不同角度觀看自然就有了不同樣貌與不同的答案與決定,沒有哪一個是全然的正確或錯誤,重要的是如何儘可能做到以全觀的視角來看待它吧…

我也好奇,經歷過了這些,也轉變了想法後,他們面對長久以來與父母間巨大差異價值觀,現在是否有了不同的做法,或有了更好的解決辦法?

水瓶:「我的選擇仍然不變,但開始可以理解為什麼他們會這麼做。其實應該說一直都可以理解,差別在於以前只是理解而已,我們都是獨立的個體,為什麼我要犧牲自己去滿足你們的要求;以前沒有意識到這塊,所以會因為妥協而使自己䧟入了痛苦。現在我們能夠做的就是盡力做好每一個當下,至於家人要怎麼想,我也無從干涉,那或許也是你們的功課吧…
不過心態轉變之後,和家人的相處舒服了很多,因為明白了他們有他們的想法,也轉變不了,但理解了,且不會受他們影響,就把中間的拉扯給切斷了。」

小君:「現在回想起來,那一年真的非常痛苦,但現在卻很感謝那一年,像是剝開洋蔥那一層層剝掉,看看自己真實的樣子是什麼,那很痛苦,也是血淋淋的。」

r0006196

現在我又看到了他們夫妻相處很重要的一個特質,不論多麼嚴重的問題,他們一定是一起去承擔,而且清楚且感同身受著彼此的處境與各自面對的痛苦。也許這就是他們長跑了十二年,卻仍舊能夠持續保持步調一致的最大因素吧!

水瓶:「我相信很多家庭可能都是一個人在承受,且那樣的承受不見得另外一方可以理解,那是還滿可怕的事。所以夫妻無法了解對方的痛苦的話,結果就會像放在戶政事務所那塊板子一樣—『本月結婚100對,離婚45對』」

如同小君說的,經歷了那痛苦的一年,卻也是在事過境遷後回想起來最感謝的事情,有過多大的痛苦,也就會有多大的成長,這個過程與學會的東西,是任何人或書本都無法給予我們的。在這段巨大的轉變裡,卻有著複雜而細膩的心路歷程,我繼續向他們探究,那是些什麼?

小君:「水瓶的妹妹也同樣面臨父母給予生小孩的壓力,即使她在婚後沒多久就發現罹患了癌症,因為丈夫是家中的獨子,那壓力又是更大了。水瓶的父母會認為如果沒生小孩會對不起他們家,但小姑的夫家並沒有這樣傳統的觀念,反而形成了一個很無奈的現象,為什麼都是自己家人在為難自己家人?!我會很心疼小姑,也是那兩年經歷的心得,我會告訴她,『忠於自己』。我覺得忠於自己這件事情對我們都非常重要。」

水瓶:「我也一直和我妹說,不管他們怎麼想,妳就是做妳現在想做的決定。」

或許經過那兩年的掙扎,現在的他們找到了一個方法,可以輕易的去面對生命中面臨的所有矛盾的抉擇吧!當有任何疑慮時只要問自己一件事就夠了,我想要什麼?這事情的本質又是什麼?這答案其實很清晰,只要跟著這個答案走就對了。

水瓶:「而且以這方式做了抉擇,也比較不會有了包袱。」

小君:「我做動物療癒時經常要和飼主深入的談話,因為寵物和人的關係是很緊密的,所以很多時候會觸摸到他們內心比較敏感的地方,在做詢問時也會以較柔軟的方式;以前我是單刀直入的直接給建議,你就是這樣做就對了。現在會盡量的去理解他的想法是什麼?可以做到的是什麼?再從現有的做法裡去拼出一個他可以做到,也適合他的方式,而不是硬塞給你,因為已經體會過被人硬塞是什麼感受。」

我們的對話到了這裡,小君突然冒出了一句話:「可以聊這麼深的朋友不多耶…」

水瓶也接著說:「因為現在外界帶來的刺激太大了,不管是聲光或物質上的刺激都太過強烈,反而失去了人與人之間原本要很細膩的那部份,就像看到一隻小鳥在樹稍跳躍著、叫著…居然沒什麼感覺,天啊…怎麼會沒感覺呢?!只要不是顏色很鮮艷、效果很強烈的,就無法引起人們的反應。」

我打趣著說:「好,那以後我會常來的。」

接著一陣大笑…
水瓶又充滿感慨的說道:「所以現在和人聊這些話題,有點像在對牛彈琴吶…」

佛學裡說,萬物裡一切都在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生物學的觀點裡,「痛覺」是動物最害怕,但卻是最重要的,若失去了痛覺,任何動物都無法長大。
這些痛,它的目的是否是為了成就他們未來的哪個點?

小君:「這讓我想到了一句話,有時候我們看一個人朝自己的目標前進很勇敢,但其實每個人都是勇敢與害怕並存的。
這件對我來說也是如此,它讓我變得勇敢,可是也讓我變得害怕。因為害怕,所以做每件事都步步為營,要謹慎、小心做好每一件事。或許是過去的經歷會不斷勾起,我現在勇敢,是因為不願意再回到過去。」

r0006198

就我所知,她這段時間積極的投入「動物療癒」,在台灣似乎很罕見的工作中,我想這個機緣應該也曾有過一些奇妙的過程吧?
因為所有的經歷都不會白費,尤其是痛,那都是為了未來而做的準備,我也相信著,當準備好了,該來的,無論如何錯過,它就是會不斷不斷的為你而出現。

小君:「我知道很需要擁有舞台讓自己發光,尤其剛結婚那幾年我的自信心慢慢消退,那時設計的工作有了很大變化,公司倒的倒併的併,就變得會去抓取很多不適合自己的機會,像是部落客。很多人說妳很適合當部落客,其實我非常討厭,也非常抗拒這個圈圈,但很奇怪那幾年我就一直在做這件事情,表面上好像很風光、很有名啊…但這件事對我來說根本不是我要的。

後來遇到了現在這位動物療癒的老師,我才發現這真是太奇妙了,它不是訓練,也不是治療,比較像是輔助的角色,有點像是中醫裡的推拿。
那個課程需要兩三年的時間,可以從事療癒師、咨詢、一對一、開課…那樣的狀態是讓我很嚮往,我非常喜歡動物,我巴不得身邊圍繞著動物,只要被動物圍繞著,我就會…『心花怒放』!」

r0006193

才一講完心花怒放這四個字,她開心的大笑了起來,仿佛真的在她身邊已圍繞著整群動物那般,那笑聲是來自內心深處最大的喜悅。像是飢餓了很久後找到了最喜愛的食物,飽足一餐之後心滿意足的笑容。

「對,那種笑是…
曾經我進到一個籠圍,被一群狗圍繞著,那裡其實很臭地板也濕濕的,那時朋友幫我拍了一張照片,很真的一張照片,就是笑得非常的…」

她又再度出現那滿足的笑聲…

對,那就是我那時的狀態,就想說,哇…如果可以和動物在一起,又能幫助人…又加上當下的各種巧合,一直不斷推著我往前走。
水瓶也一樣有這樣的經歷。」

水瓶:「那是一個台灣很少見的設計師,他的人生經歷非常特別,甚至曾經和保羅蘭德一起工作過,也是因為一些因緣際會去上了他的課,而且那堂課又正巧是當時我想要的,他每年只開課一次,但每回只要我想上怎樣的課,剛好他就會開,像是高階logo及高階字型之類的課程。尤其今年更是明顯,這個課以前從來都沒開過,就覺得分明就是衝著我來的。」

小君:「而且他自從開始學做logo之後整個人變得很開心耶…但可能也和我接觸動物療癒一樣,以前根本從來都沒想過,就是莫名其妙走上了這條路。

水瓶:「一開始是覺得自己想要畫icon那類的,後來是覺得自己好像很適合做較為單純性的東西,是那種看起來很簡單,但其實很複雜的東西。是上了這些課之後才發覺,原來自己是喜歡做這樣的事情。所以剛剛提到的使命感,現在應該是大致上算確定了。
目前我有個願望,現在市場上很多的設計師設計的logo只是為了得獎或自己覺得很棒的作品,但似乎沒看到有設計師是真心的想幫客戶設計真正適合客戶的東西,我從來沒有看到有哪個設計公司會去講我們做的這個logo帶來更廣的客群,對這家公司產生更深刻的感覺。那變得沒有價值,它變得圍繞在複製上,那無法讓人產生共鳴。即使得獎了,但卻無法為這家公司呈現該有的理念,那也是沒有價值了。」

在人生使命這話題到這為止,似乎可以得到了關於人生使命的兩個必要元素—「利他」與「價值」,而這兩者缺一不可,利他卻無價值,對人們也就沒有助益了。

講到這裡,我卻也被反問:「那你的人生使命找到了嗎?」

我找到了,但問題是如何實踐,所以我來了這裡找答案啊…

於是我接著問了今天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問題:
「如果照片可以幫助人,你們覺得它能帶給人的最大價值會是什麼?」

小君:「我想應該是給我一個機會,去從一些很平常的東西去看到後面比較深的事情,就像我媽媽在廚房的背影那張照片,我根本沒有機會去停下來,或從來都沒想過要停下來,但照片就是把它停在那裡,那瞬間看到那個畫面會想到很多,那個衝擊感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那是一種反思吧…而那個反思總要有個起頭或機會,而照片就給予了起頭與機會。」

r0006208

從小君的答案中倒是讓我確定了一件重要的事,我習慣性的將拍攝紀錄自己的方式帶到婚禮或婚紗的拍攝當中,很重要的一個元素即是生活裡的平常,例如去年的住處,那是一棟很老舊的大樓,那年我在生活周遭拍攝了很多照片,而那大部份都沒有人,只是單純的想把我生活的軌跡紀錄下來,但現在翻出了去年的那些照片,聞到了霉味,還有自己走在木頭地板上咔咔作響的聲音。那時的心境與曾發生的事,隱約的湧現了…

水瓶:「看到照片的確是會想起那時的一些事情,但除了會聽到那聲音、聞到那味道之外,還會去思考那時的生活對我後來有了些什麼樣的影響?這樣的生活是不是我想要的?是不是當初我想的那個樣子?算是檢視自己的一種方式吧!所以照片對我來說比較像是自我成長的累進。」

在接下來一連串的問答裡,又更深一層的讓我檢視到了自己作品的轉變,以前單純憑藉著直覺,例如一雙東倒西歪的高根鞋,躺在晃如大戰後的凌亂房間角落,我只是直覺的覺得這雙高根鞋像極了眼前這個新娘,就是這麼大剌剌的直率個性,但現在卻很少這樣去拍了。

現在反而變成他們追問我問題了:「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耶…我覺得還是要拍啦!但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比較少去拍了。」

「我覺得很有趣耶…很想知道為什麼,你找一下跟我們說。」

「可能是現在我想去找一些更深入的東西吧!」

「或是你想找尋象徵的方式有點改變了,因為能代表新娘的東西太多了,有深有淺,可能現在的東西已經沒辦法滿足你了吧。」

這兩個月我把網路作品的呈現方式做了大幅度的調整,在原本Facebook粉絲頁上不再放自己個人的作品,因為擔心有些個人作品的呈現讓人覺得太過陰暗,會嚇到人吧…但反而徹底切割開來之後,在個人的頁面更肆無忌憚了,開始大量的放那些可能原本有拍,但不敢放,怕會嚇到人的照片,這樣做之後陸續收到身邊朋友的關心詢問:「你怎麼了?」可能他們覺得感受到的負面情緒太重吧…

「但真的是這樣嗎?你所表達的… 」

「可能在他們看來是負面情緒,但在我來說是一種釋放。」

「是啊…是啊…那是一種發洩。」

「釋放到最後,脫離了那釋放階段後,我想藉由這個過程去找到生命是什麼東西?而生命不是只有一個軀體而已,是你的身體和你的靈魂的關係,和宇宙的關係,來到地球的目的又是什麼?就回到我們剛才探討的人生使命這個命題。他的連結是非常複雜的…」

接著又是一陣的哄堂大笑,
「我們居然連靈魂都討論出來…」小君小聲的說。

陸續又接著討論到了關於宗教、佛學的知易行難、流行脈絡週期與個人實現的矛盾、出離、智慧與經驗累積的關係…但礙於時間只能點到為止的閒聊,最後幫他們及島輝(他們的毛小孩)拍了張合照,結束了這天收穫滿溢的對話。

最後他們送我下樓,小君若有所思的說:「我們老師會動物溝通,是跟動物比較高層次的靈魂對話,也可以知道牠們的生命觀。」
看來這些探討可以不斷的一直延續下去,就留待下回吧…

r0006204

.後記
在拜訪行程後的隔天,看到了他們在facebook訴說島輝在半夜突如其來生病的消息,這對我來說亦是很大的衝擊,生命是不是總是如此,很多的突然都是措手不及,在這慌亂的時刻我不敢去打擾他們,只能默默的為他們禱告。
不論如何,如同他們先前的歷鍊,相信這一切的發生都有其目的,為了更完滿的未來而準備的過程吧…

水瓶、小君於六年前的婚禮攝影作品  →   http://www.yingchiwu.com/?p=192

.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