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式攝影】為了我們

告別式攝影,喪禮攝影,台北,黑白,喪禮紀錄,告別式紀錄,喪禮告別式攝影師

告別需要時間

 

在等候的空檔,我們坐在擁擠吵雜的餐廳靠窗的那一列椅子上,
她和我說:「今天一整天都感覺好不真實…」
我說:「喪禮原就是為了我們活著的人,每一個人,有些事,有做了,心就安了。」
「的確是啊…」她像自言自語那般輕聲說著。

有好些時刻,她比我更像個攝影師,冷靜的,觀察著這一切;
不是強行壓抑或刻意表現的冷靜,只是在尋找內心某個未知的答案吧…

告別,是需要時間的,而每個人的時間都不一樣;
告別式,或許是逝去的人為了我們活著的人而準備的吧,
用一天漫長的時間,得以好好喧洩這份悲傷,也慢慢尋找答案;
之後的每個人,繼續走著自己生命的道路,答案慢慢顯露,也慢慢不同了。

下樓,她和我併肩走著,說:「難怪你說喪禮無法接多,那實在太悲傷了。」
我只有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沒說出口的是,我的悲傷是因感受到你們的悲傷而悲傷,
但那悲傷是有益的,使我的內心更充滿了一些尚未了解的什麼,和你們一樣。

她說,照片並不急著給家人看,想在大家心情都沉澱之後,才拿出來讓家人慢慢回憶。
已過了數月的現在,不知他們將照片拿出來了嗎?

答案將慢慢顯露,為著每一個相愛著卻不擅表達的家人;
關於家人愛的連結,或關於生命本身。

 

 

喪禮攝影/英奇獨立攝影師/台北

Read More →

每年回顧悲傷,療癒自己

告別式,喪禮,天主教,殯葬彌撒,彌撒喪禮,悲傷,療癒

每年回顧悲傷,療癒自己 – 告別式攝影

 

告別式,後來幾乎只拍攝以前曾拍攝過的老客人(老朋友)。
接到了電話,同樣問著他們:「為什麼想拍攝悲傷?」
「每年回顧悲傷,療癒自己。」他說。

如同以往,許多事我並沒有答案,也總是透過攝影尋找著答案。
仍舊和他說:「那些太過極度的悲傷,我會選擇不將它保留。照片是為了未來,我不確定保留下那些,對你們好或不好?」
雖然早就預想,擁有神保守的他們,並不至出現以往我所見過的那種極度悲傷。
他認同了這個選擇,又再說了一次:「我們想每一年可以回顧這些悲傷,療癒自己。」

每個人處理悲傷的方式都不盡相同,之於我,總是得沈到最底,觸碰到了開關,釋放了,便將自己療癒了。
於是對於身邊人們的悲傷,我並不懂該如何安慰。只能以不打擾的姿態,待他盡情的釋放,當眼淚流盡了,便得到療癒了。

他說的「每年回顧悲傷,療癒自己」,便是如此吧?
如同儀式一般,一次又一次的悲傷;眼淚,擁有療癒的能力。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