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攝影】灃禾 | 春酒攝影 桃園 青青格麗絲莊園

青青格麗絲莊園,尾牙攝影,春酒攝影,自然風格,基督徒,禱告,桃園,溫度,感動

與神同行的公司 – 春酒攝影紀錄

 

曾在這裡為他們紀錄了半年(上班族日誌),深刻的感覺到,這是一間與神同在的公司。也連續的為他們紀錄著每一年的尾牙,我自己都忘了今年是第幾年了。

後來,我走進了教會,也看見公司越來越多的同事也一個接一個走進了教會。

每一年的尾牙牧師都帶領著他們禱告,有些人低下頭閉上眼禱告著,也有些人只是安靜的看著,我可以很明顯的區別出哪些人是基督徒、哪些人不是。鏡頭也自然的跟在他們的眼神裡,那份安靜、從容、渴求…是迷人的。

這天又到了尾聲禱告的時刻,我習慣性的開始要尋找基督徒的畫面,卻意外的發現,根本不用尋找,因為每一個人,所有人,都低下了頭,胸前緊握著雙手,甚至三兩成群為彼此禱告著。拍過了許多尾牙,這是我曾拍過最動人的畫面。

禱告,是希望自己越來越好,身邊所重視的每個人也都越來越好;這並不是自己的能力可以做到,但上帝可以。

Read More →

【輕輕說】故事 | 婚禮攝影

婚禮紀錄,婚禮攝影,父親,黑白,基督徒,禱告

父親 – 婚禮紀錄

 

牧師在台上為新人祝福禱告著,台下的父親閉上眼聆聽。木頭座椅上的每個人都低頭禱告著,不是基督徒的父親也合上了掌心,低了頭。

咖啡廳裡,我和她說著一張一張的故事,包含了這個長長的故事。

每一個婚姻,每一個家,都有著各自的酸甜苦辣,箇中滋味,也只有自己才懂。

和她說著那些照片的故事,是因為,故事會複製著故事。

「上帝要讓我在你們身上,再收集一部美麗的故事。」我輕輕的和她說,並堅信著。

 

攝影/文字    英奇獨立攝影師

.

.

更多《輕輕說》系列作品/文字:
http://www.yingchiwu.com/tag/輕輕說

.

.

 

你可以來看看更多英奇的作品

《婚禮紀錄》作品:http://www.yingchiwu.com/category/working/wedding-documentary
《自助婚紗》作品 http://www.yingchiwu.com/category/working/pre-wedding
《愛情寫真》作品 http://www.yingchiwu.com/category/working/engagement
《家庭寫真》作品 http://www.yingchiwu.com/category/working/family

你可以來了解英奇對於婚禮及攝影的許多想法

更多《攝影觀點》文章:
http://www.yingchiwu.com/category/working/about-wedding/

 

【心魂記憶】破碎之旅

心象攝影
紀錄於2017年4月28日.

半年了,原以為死馬當活馬醫、置之死地而後生,將得到期待中的盼望,沒想到卻開啟了一道破碎旅程。

徹底的打碎了,於是翻攪出了從未看過的自己,驚訝與痛苦並存著。軟弱、無能為力、孤獨…種種隱藏在內心的自己,一道一道的被割下並顯露出來。於是怒罵著、痛哭著、最後哀求著…

急著想尋著答案,卻在深刻的期盼裡引來了更強烈的失落,又被破碎了一回。從《與神對話》到《相對論》,再到佛學,直至現在的《聖經》,然後親身「經歷」其中。從「理論」到「真實而深刻的經歷」;從「可能」到「不得不信了」。破碎與得到並存著,在一正一負之間像是再度回歸到了原點,但這原點已和當初不同,多了些什麼無法細微訴說,就只是知道了。

Read More →

【心魂記憶】做最真切的自己

心象攝影
紀錄於2017年4月25日.

滿心期待的等待著神的應允,像是事已成了那般的感謝著,期待著…生命明顯分際的這一刻。但仍舊是落空了。

早晨5:30鬧鐘響了,關掉了鬧鐘準備出門晨禱,一股灰心的念頭直撲而來,說著:「禱告有什麼用呢?最後還不就是這樣嗎?」。轉身,繼續睡了…

中午醒了,手機傳來另一則消息,沒有開心,因為不知道它最後會不會成?或又只是期待落空?不想再失望,於是也不再期待。神持續動工著…我不明白祂為何要將我如此,高高舉起又重重摔下,興奮期待與失落無力間遊走著,在即將放棄的最後一刻又用力將我拉起,如此數次不斷循環。為了磨練我的信念與信心嗎?

Read More →

【心魂記憶】分野?終於?

紀錄於2017年4月24日.

雖然事仍未成,卻心急著提筆想要紀錄,因為渴慕著這一切的發生;如同上網訂購了商品,明知一定會送到,卻是定不心的不斷查看。

我深知,今天,將是一道極其明顯的分界點,像是神以此將之重重放下的一座鐵牆,從此老舊的無法踰越,新的得以繼續邁進。不只是應允了短短四天內讓我補回了幾天前抽去十一奉獻的金錢,更是應允了「不只足夠,還要大大有餘」。不只是回來的是原十一奉獻的數倍,五月份的收入也超過了支出兩倍的金額。

仍舊,層層的阻礙與不確定因素,我將一切交予上帝安排。

睡前不斷的禱告,卻像是已經成事那般流著淚。那金額不大,卻是極大意義的象徵性開端。我的渴求,祂真的應允了,短短的不到四天;祂應允了我以這極其明顯讓我不再能反駁說是巧合的方式出現了。絡了計算五月目前總收入,大大的多過了每月需支出的帳單金額,甚至將近兩倍;腦海裡不斷的出現那幾句話:「大大的張口、不只足夠還要大大的有餘、注滿了一桶又一桶的水、一桶又一桶的水…」。我覺得好累…好辛苦…祢終於看見聽見了。


這篇文章混亂,並草草結束。
但仍選擇將它保留,因一切只是過程,也繼續期待後面的接續…


*謹紀錄 神、心與我之間的變化。于2016年12月25日開始紀錄。

【心魂記憶】為祢紀錄

心象攝影
紀錄於2017年3月30日.

感謝 神,在諸多困難的同時卻擺放了許多朋友在我身旁。

漸漸清晰看見諸多關卡並不如我以為那般單純,一關接著一關,許多的問題仍尚待解決,但有沒有勇氣與能力去面對,則是另一個問題了。

金錢的課題僅是頭一關,或許也是最容易的一關吧?但這關就足以將我打至支離破碎,也許這即是祢的安排,因唯有這點是我願意即刻面對的。因為如此,我不得不來到祢的面前。

這些天生活作息又陷入一團混亂,昏睡了18小時後,又將近兩天未入睡,直到現在。該要闔眼現在,仍舊寫著這些字句,因為腦中的這些思緒我迫切的想要紀錄,我深刻的知道一切都會過去,所有的一切都只是過程,不論那當中心底多麼艱熬難耐。而那一切過去時,我並不想忘記。並且有一股心底的聲音訴說著,我必須為祢而紀錄,那一切的歷程。

所有的一切祢早已安排,在所有該發生的時間,所有的事件。若非如此,我不會走到這裡。

順服與相信,曾經以為需要多年才可能在我身上看見,祢卻只用了兩星期時間,徹底將我打碎,我跪地求饒,無能為力的痛哭失聲,從沒想過我會落入這番景況。但那一刻,我順服了,徹底的順服。因為深刻的體會到自己的無能為力與軟弱,唯有依靠祢的力量,否則我什麼也無法繼續。傲氣與偏執,消失了…瞬間的那一刻。

兩個多月前(原來才兩個多月,這些日子的煎熬讓時間的流動極其的緩慢),一天半裡祢為我帶來了8場的拍攝工作詢問,過年在池上期間,一場一場接著成交了,我認為只是巧合。上個月小組聚會,牧師為我長達三年的失眠禱告,隔日,瞬間就真的治癒了,我仍舊認為只是巧合。今天,我又再度為錢快要無能為力,突然湧進了連續五場拍攝工作詢問,我知道,這不是巧合了,確實相信了,但卻沒了先前的驚喜,因為我並不知道它能不能成交,因為它並非我的能力而來(因為貫性的只相信自己的能力),也不會因為我的能力而成交,只能是因為祢,而我卻不知道祢是否會應允我的渴求,對於這點,我確實全然的沒有信心,我不知道祢的時程到底如何安排!祢還要我經歷多少煎熬?但我唯能順服,如此而已…

仍舊不住的禱告,睡起的晨間禱告、睡前的夜晚裡禱告。懇求祢及早應允我的求告,別讓我倒地不起支撐不了。一邊紀錄著,也相信著(若非相信,就不會紀錄了)。我渴望著成為祢的見證!


*謹紀錄 神、心與我之間的變化。于2016年12月25日開始紀錄。

【心魂記憶】話語

心象攝影

紀錄於2017年3月28日

因為放棄,因為想要逃離,連續昏睡了近18小時,
睡夢裡,神不斷在我耳邊低語,但仍模糊不解。

今日,帶著即將放棄的心晨禱,祢卻又將我重重拉起,
清晰明朗,平靜不再徬徨…


*僅紀錄 神、心與我之間的變化。于2016.12/25開始紀錄。

【心魂記憶】無力的盼望

心象攝影-禱告

紀錄於2017年3月22日.

未曾停止禱告,什一奉獻更是憑藉著最大信心,
每月到了這個時候,仍舊是如此光景。

我已被徹底打碎,我盼望著重造,
是還不夠粉碎嗎?為何仍等不著重造?

聲嘶力竭吶喴著,最後、也是僅剩唯一的賭注與希望,
除此之外,還能如何?
帶著氣憤、帶著無力也帶著盼望。

一層一層的剝除,一次一次的無能為力,
如果 祢看到了、聽到了,
何時才肯回應我呢?

我的氣力已幾近用盡…

 


*僅紀錄 神、心與我之間的變化。于2016.12/25開始紀錄。

【心魂記憶】神的眼淚

心象攝影-禱告

紀錄於2017年3月19日.

我們一生流盡了無數眼淚;
悲傷的眼淚、離別的眼淚、喜極而泣的眼淚、無能為力的眼淚…
曾經說過,這一輩子裡不是因為悲傷而落淚能有幾回?寥寥無幾,所以珍貴。

現在卻體會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眼淚,那是感覺到 神就在身邊,那感動的眼淚,
一波接著一波、一波接著一波…夾雜著無能為力,於是終於順服的眼淚。


*僅紀錄 神、心與我之間的變化。于2016.12/25開始紀錄。

【影像日記】臨時抱佛腳

總在心境煩亂有所求時到廟裡走走,
典型的臨時抱佛腳。
人總是如此吧…順時,是自己努力的結果,
不順時,是天意,造化弄人,
既是天作,也就只得求助於天了。

因與果,是天亦或是自己,或許都是吧…
看似磨難的事,事過境遷後再回想,
磨難是有其必要。

並非體認什麼先苦後甘的大道理,
而是那都是必經過程罷了。
因那些困境,所以成就了現今的自己,
或也可說,因為要成為現在的自己,所以得經歷過去那些困難,
因與果,互換、倒置,其實都通。

臨時抱個佛腳也並沒什麼不好,
如能讓自己心順,換個角度看待世界,
一切也就自然更好了。

心順了,一切也就都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