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象攝影】Marquee Pizza

底片風格,自然風格,台東,池上

記憶中應該是池上第二回的旅程,印象最深刻的大概就是這間pizza店和馬熱(女主人)。記得上回離開後,她傳了訊息來,「什麼時候『回家』?」。她是說「回」,而不是說「來」;她是說「家」,而不是「池上」。

於是第二回回到池上,心裡就暗自想著,一定要在這間店裡拍些照片,看看能否再發現、感受些什麼?

後來我們笑稱,池上的名產是「馬熱」。池上珍貴的並不是金城武樹,更不是池上便當(其實挺難吃的),而是這片土地上的人們,簡樸又樂觀豁達的人們,和他們在一起,就是不自覺的開心起來,而且自在。

只是幾年的變化,每年的遊客逐年大量的遞減,不知什麼樣的原因,池上的觀光漸漸沒落了,最終這間pizza店也避免不了這道洪流。得知消息時,我們都感到落寞與感傷,連Marquee Pizza都不在了,池上還剩下什麼呢?

原是想拍些形象攝影送給他們,也忘了最後是不是有把照片給他們,現在啊…卻也成了記憶。而這個記憶啊,是由許多來到池上的旅人們交錯與互相交集編織而成,這間店,是許多人共有存在的記憶。

所謂的形象攝影,並不單單只是產品的呈現,最重要的是這間店的文化與靈魂。給予什麼樣的靈魂,全源自於這間店的主人。雖說這次的拍攝和平常經常看到的形象攝影全然不同,其實只是我自身的所見與所感,但卻是一次最真實與直接的碰觸。形象攝影偏離了商業,卻直搗進了生活。

人們喜愛這個地方並不單單只是因為pizza,而是這店裡的「人」。

她手裡揉著麵團,突然問我說:「你知道揉麵團最重要的是什麼嗎?」
我還在想著答案,還沒回答,她得意的笑著說:「要和它說『我愛你』」

.
Marquee Pizza 馬奇pizza
台東,池上

Read More →

【影像日記】池上

34078351092_a739e4b098_o

已經忘了這一輯池上的照片是多久前的了,它就一直躺在草稿文章裡,早將照片整理好了,卻遲遲未發表。

而今看來,像是種未知的舖陳,一步一步帶領到了這步,包括現在池上的結束。結束並非結束,而是另一段全新旅程的開始。雖然下一個旅程在哪仍未看見,但總會知道的,如同以往,不都是如此嗎?

從錯愕,到混亂,如今已回歸平靜。我們已明白,有許多傷是一直不敢去碰觸,但像傷口清創一般,總得咬著牙將它全部清理乾淨,才得以復原的。

很多事等著去做,我們都知道那將遍體鱗傷,但也許,並未如想像中可怕,只是一直逃避罷了。

只是生命的轉速確實急速的可怕,許多許多的照片至今都已成了只可追憶的過去,許多的當下都來不及把握。但也也許正因如此,總對即將消失的,特別敏感,於是一再將之紀錄,因為知道,沒太多時間了。那每刻消失的,我們只能無能為力,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紀錄而已了。因為不想遺忘那每一刻的思緒與歡笑…

但破碎的目的,是為了另一個凝聚。例如無能為力,才知什麼是無限可能;例如無止息的波折,才知安穩平順的難能可貴。但破碎的目的,永遠都是為了重組與再造。

我們都早已知曉,谷底之下還有谷底;但勇氣與生命力,同樣深不見底!

隱藏,從來都不是我們該做的;我們該做的是,將自身的經歷內化為一種力量,將它帶給需要的人們。我們過於敏感的感知能力,不也就是因過往的經歷得來的嗎?

而今,我們慢慢學會,用歡笑與平靜踏過曲折。

Read More →

【池上日記】20170121 – 0206

R0009331
明日即將返程離開池上了,
走出門外拍下今年在池上的最後一張照片,
原本安靜的冬季卻迎來了此起彼落的蛙叫聲,
池上也送走了大批遊客,回歸了平靜。

待在這放空了整整半個月,
也該是時候回到原本的日子了,
中午才訂了車票,像徵著遊魂的日子結束了。

新的一頁,啟程。

20170205

R0009240
一早臨時起意出發花蓮找他們,約好很久了,只是遲遲懶得動身。

每一回的見面都感覺他們和之前的印象不太一樣,
像是有著自己的一套生活方式,不輕易受外界所影響,
和人們的相處也是循序漸進,內在與外在的世界像隔著一道高牆,只有他們自己能夠理解。

那晚,買了瓶紅酒,在微醺的已失去邏輯表達能力的狀態下,進行著,
探討的主題和先前有著很大的不同,一直圍繞在愛情的話題。
渴望著家的巨蠍男,以及嚮往尋找柏拉圖式愛情的雙子女,
中間的差異和尋求平衡的方式,
在我這旁觀者看來,倒有著許多趣味。

探討著生命裡的不同階段,
平靜,如水。
也如水那般,隨著不同的環境與容器,自然而然的改變著形體。
我們都驚呼著,那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啊!

20170205.0203

R0009330
空盪的車箱裡小朋友自個兒在座位上找事情玩,
最後我們同在池上下車,
臨下車前,他從前排座位縫細偷塞了張字條給我。

真希望是張情書啊…

20170204

R0009171
從池上溜答來到花蓮,又是兩個多小時的車程,ㄧ進花蓮市,有人戲稱來到了文明世界,當下不以為意,後來我多待了一天,更加深體驗那真的太大的不同了。

從昨晚被「各省ㄧ條街」嚇到,今天在海邊的ㄧ家特別的小店遇見了幾個年輕人,聽他們聊著花蓮的轉變、無奈與願景。

旅程中,總會遇到ㄧ些什麼讓我們有所省思,並帶著期待…

20170204
Read More →

【日常】20160522 – 20160621

R0002347
深夜裡,終於將生命過往裡的照片全數處理完畢,
陸續接著今年尚未完成的最後那一部份,
突然的從2011年穿越至2016年,
有種錯亂而複雜的情緒。

意外的發現,這些年來的照片像是兩個全然不同的人拍攝著,
陌生的連自己都感到驚訝。
從許多事件的拍攝,到現在沒了絲毫的事件相關的影像,
剩下的,只剩借物澆愁。
借用身邊僅剩的那些物品、空間、光線…
稍稍記憶一下此刻的心境,
因為生活空空如也,但總還是想抓住些什麼、紀錄些自己的什麼吧…

txt_ 20160621 04:09
photo_ 20160605

Read More →

【影像日記】池上.被改變的時間流動

台東,池上,直覺,旅行,時間,放空,咖啡,奶酪,蛋糕,心象,攝影,

一整個過年都待在台東池上,
原本平靜的池上因為金城武卻也擁擠吵鬧了,
有天站在路邊,一台摩拖車上的兩個當地居民大叫著:「哇靠~池上塞車耶!怎麼回事?!」

好在弟弟和她女朋友的小店(池上直覺 / 咖啡、奶酪、蛋糕也有借宿)遠離了吵鬧區塊,
我們得以在那恣意的放空、閱讀或和朋友們聊天、吃飯、喝個小酒…
池上很小,似乎大多的店家們都互相熟識,
這些天互相串門子,民宿、Pizza店、碾米廠…
還有幾位以池上為老家自居的朋友。

池上的大山讓人忘了時間的流動,
它位在台東的最北端,緊臨著花蓮。
但驅車到達花蓮市來回需四小時,到台東市也需來回兩小時,
我們去看猴子,徒勞而返,卻花了整個下午的時間待在車上,
不覺得可惜,反正在池上有的是時間可以浪費。

愛因斯坦對時間的解釋與我們所認知的不同,
「時間會因空間與速度而改變,每個人在每個時刻的時間都是不同,時間並非固定。」
我在池上認知到了愛因斯坦對於時間的概念,
也許和他的認知並不完全相同,
但時間的速度改變了卻是事實。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