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相信自己,還有愛

【給英奇】

怎麼說,昨天動態回顧剛好在是我們要同居的事,吳英奇就寫了青蘋果的故事,就想到這張照片。

英奇總說,看到我,就像認識好多年的朋友。
其實是真的認識英奇很多年啊!許多年前我就知道英奇,但當時我只是他網路的潛水客,只是一個被他死老鼠照片震懾的迷妹,他拍的街景、雨、一些光影,那些輕描淡寫的日常卻充滿深層的思考,我知道他是真正的攝影師。

是的,在這個手機相機氾濫的年代,只要你的器材好;只要你的修圖功夫高;只要你的出圖夠快,誰都可以說自己是攝影師,但他是用攝影在沖洗自己的生命,每一張照片都是他當下的生活,他的魂與魄不藏私,總是直白的給觀者。

所以一路看下來,我知道他的生活從一個家,變回一個人,透過網路不出聲的的心疼他。同時間我從一個人,變成一個家,因為結婚讓我能真正去邀請英奇為我拍照,讓我能真正認識他這位攝影師。
然後,把我的故事說給他聽。

聽了英奇說那麼多年自己的、別人的故事,總算在他的尋思之旅,我可以一股腦的把自己的朋友、家人、愛情都講給他聽,逼得他不得不把我的訪談分成很多篇,真是掏心剖肺無誤。

但我花了那麼多力氣只想告訴英奇,一定要相信自己,還有愛。

婚禮攝影,是最能紀錄愛的深度,你用照片如實傳遞給我,你的每張照片都有溫度和故事,好幾次我很沮喪哀傷時,都是看著你網站的照片,替自己加溫。

你是我見過的,真正攝影師。

很高興成為你的朋友,以後我的生命有重大歷程,一定也是要麻煩你,還請務必、絕對要繼續幫我們拍照嘿!



一如往常的從7-11吃了晚餐回來,漫不經心的滑著手機,看到了乘與零給我的這段話,看著看著…視線被眼角上的水滴沾濕而模糊了。

一直以為,我的朋友不多。但在最困難的時刻,上帝卻擺放了好多朋友在我身邊。有些,我們每星期定期的見面;有些,我們從沒機會真正碰面幾回,但卻比任何人更了解著我。

「大部份時候,什麼都不用多說,只要一個擁抱就勝過一切了…」我終於了解了這句話的意思。面對正經歷低潮困境的朋友,人們總以為是他不夠努力或一定是做錯了什麼,所以導致今天的局面,我們用力的想要幫他、激勵他…但其實他正面臨的困境沒有人會真正體會的。正如雪花,沒有一片是和另一片一模一樣;每個人的生命故事及當中所經歷的心境起伏,真正懂的,只有他自己。也許他想說,但也只能說出如冰山一角的片面而已,真正藏在水底的那一大塊,他還在努力拼湊,他也想尋找答案,會有誰比他更想呢?所以,什麼都不用做,只管給他一個擁抱就大大的足夠了,因為擁抱,是赤裸直接的心靈與心靈的接觸,那正是他此刻最需要的。

乘與零說:「每一張照片都是他當下的生活,他的魂與魄不藏私,總是直白的給觀者」。這也是我認為攝影的最大目的,攝影與生活都是如此,如果不能坦承的像個孩子,那攝影,何用呢?但現在的我卻漸漸的退縮了,不斷的退縮。不願,也不敢了…因為那一切像是小事裡的無病呻吟,深怕坦白的訴說每一個當下的心境,卻是得到誤解與輕看。因為能夠訴說的也僅能是片面而已,那藏在底下的深處,太過黑暗,還在努力挖掘,那需要時間,也需要勇氣。但,願,仍能持續的保有孩子那般的真誠,攝影與生活都是…

乘與零說:「一定要相信自己,還有愛」。謝謝妳給予我的這句話,讓我深深的感動著…我仍舊是相信自己的,只是卻也一次又一次的經歷了無能為力。也因為太「相信自己」,所以險些被「無能為力」所擊潰了。此刻我還未能將它說得明白,但可以確定的是,我正在經歷一段奇幻旅程,那一切都太難以理解,從驚喜到沮喪,再到潰敗…正當快要放棄的那時,又有驚喜從天上而來,周而復始的不斷循環,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我持續的紀錄著,以照片、以文字。紀錄的目的是因為相信這一切都只是過程,總有一天會過去,而目的是什麼?完整的走過之後就會知道。但我想,那都脫離不了愛,在黑暗裡,光更顯得明亮。被愛不夠,於是不懂如何愛人;唯有被愛充滿了,就能給出愛。因為看不到愛,於是走進黑暗,就看到了那一閃一閃的光了。但光其實一直都在,不論在哪裡。

我羨慕著那些能不斷給予溫暖的人們,他們一定曾走過最黑暗的低谷,在黑暗裡清晰的看到光的每一處細節,明白光的美麗與珍貴。他們也一定曾被愛滿滿的裝盛著,所以能毫不吝惜的給予愛。

還有很多想要訴說,但思緒只能停在這裡了。還有很多心境上的高潮與低谷等著要去經歷,希望我已真正準備好了,放手吧…就將自己沐浴在那當中…謝謝妳的這番話語,一定是天使讓妳將它帶來給我的,已經讓我充滿了能量,還有愛。

經過了一整天的沈澱,又想起些了什麼想再繼續訴說。

乘與零,妳改了名字,因為覺得任何數字乘上零,都還是零。其實我挺喜歡這名字,因為零的力量是如此之大,而認清自己是零,或敢面對零,都需要那莫大的勇氣。上帝要將我們一切奪走是輕而易舉,可以是天災,可以人禍,或…什麼也不做。金錢、家、健康,失去了任何一項,就可讓人無法再繼續往前,長時間的原地打轉;失去了兩項,即使再大的堅強,有誰能夠承受而不崩潰?零讓人瓦解粉碎,也讓人蛻變重生。從零以後,都是全新的世界。

那天妳說:「很難想像,你拍攝著別人的家庭,拍攝愛情…但是你卻正在失去它,那是多麼難以承受」。但也因為曾經失去,所以明白它的珍貴,也看清了它原本應是什麼容貌。在拍攝當中,全然的沈浸在那每一個當下,許多的情感在身邊不停的流竄著…那些都是讓我得以再前進的能量,我從那當中不斷反芻著,在別人的生命故事裡,反思著自己的。失去,並沒有難受,反而觀看的角度開始不同了,接收到的思緒也更清晰了。這不也是零的力量嗎?

已經是零了,家與金錢皆然。還有什麼是不可能呢?作用力與反作用力,既然有瓦解的力量,同時間重建的力量也就存在著。從零之後,所有的一切都是全新的、都是力量、也都是新鮮的;像是妳給我的這番話不就是如此嗎?在這番話之後,我也又再重建了自己,再次提起像孩子那般真誠的勇氣。

我仍舊用力的活著,每一天,不論順境或逆境;不論喜悅或沮喪。再多的困難都無法使我失去初心,對於生活、也對於攝影。不為討好別人而失去自己,也不因急迫困境而丟失了自己,仍舊堅持著,保有初心才擁有真正的快樂。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