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朋友,名叫上帝】沒大沒小的對話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想寫下這篇文章,甚至想要寫篇小說出來,還很認真的規劃章節,要第一人稱?還是第三人稱?但第三人稱就得想一堆名字,我連記名字都很困難了,還取名字咧?

後來上帝跟我說:「你這傢伙,平常不是超隨性的嗎?怎麼讓你寫幾個字就緊張起來啦?」
我和平常一樣在心裡和祂對話著:「好吧…那我就隨便寫囉,祢自己看著辦。」

這就是我平常和祂相處的方式,像是父親,更像是非常要好的朋友,無話不說,隨便亂說,我也不怕祂生氣,我也知道,祂絕不會生我氣的。或許這樣形容更貼切吧,像親密朋友一般的慈愛父親。

以下,即是我經常和祂會有的對話。

「到底夠了沒有?要讓我知道是你做的,也不用這樣吧?」
「天啊!真是太神奇了!祢真的是專做不可能事的神。」
「嘿…我已經沒辦法了,祢自己看著辦吧。」
「喔…果然祢總是會在最後一刻出手啊,每次都這樣…」
「我很累了祢知道嗎?放過我了好嗎?」
「我不玩了!祢要搞我搞到什麼時候?」
「我的媽呀!祢真是太厲害了,這樣也行。」

「孩子,振作起來,好戲還在後頭。」
「你只要等著看就好,你會知道所有事都是我做的。」
「是啊,所有事都是我做的,你終於相信了吧?」
「我是你的神,你要相信我。」
「有什麼是我做不到的?」

這就是我和祂非常沒大沒小的對話,每天都上演著。而且還跟所有人說,我是怎麼和祂吵架的,氣死我了。

希望這篇文章不要被牧師、師母看到,不然可慘了。

我真的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因為所有的故事和對話都是真實的,就像把腦袋搖一搖,掉出了什麼,就寫什麼。甚至也不知道寫這些的目的是什麼?目前能想到的,大概就是想讓人知道,上帝並不是遙不可及,也不是拿來懼怕的,祂不會處罰我們,只會愛我們,像爸媽愛孩子那樣。

我對祂說話很不客氣,祂對我也很不客氣,一直不斷的在修剪我的個性、想法、思維,我痛的哇哇叫,然後就一直罵祂,祂不會停手,但祂讓我知道,祂愛我。
我說:「祢到底在搞什麼鬼?為什麼這樣對我?」
祂說:「我是神,不搞鬼。我是神,愛祢的神。」

我想,我應該在很多年前就在尋找神的足跡了。從一套叫做《與神對話》的書開始,花了一個月不眠不休的一口氣將它看完,我知道裡頭有我一直要找的答案,然後相對論、佛學…我一直都清楚知道這世界一定有一個神存在,只是我不知道祂在哪?我想要找到祂。

後來,上帝用祂的方式讓我找到祂了。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連續半年,幾乎每個月都有一至兩場基督徒的婚禮拍攝,基督徒的婚禮平常是很難有機會接觸的,可能教會裡高手雲集,也就根本不需要找外頭的攝影師了。而在那半年裡,每一次婚禮裡牧師講的話,都直搗到心底,都讓我深嘆了一口氣:「唉…早讓我幾年知道就好了。」

後來,一位認識了十多年,但卻一直未曾見面的攝影同好,我們第一次見面,卻聊了整晚的《與神對話》。最後,他和我說:「如果你相信有神,就去教會看看吧…」

再後來,一位朋友隨意脫口而出:「英奇,我跟你說,找耶穌最方便,什麼都不用做,只要靠近祂就好了。」我心裡想,這也太方便了吧?根本像微波爐一樣方便。後來她說,她根本忘了她有講過這句話。

再再後來,我想起了好多年前,一位朋友曾找我去過教會,那是我第一次走進教會,那時的感動仍然記憶猶新,雖然根本不知道那感動從何而來,雖然我一直要抗拒。立即播了電話:「好久不見…再帶我去教會好嗎?」

然後,我走進了屬於神的地方了。

走進去了之後就沒事了嗎?想得美…我開始用非常嚴格的方式在審視著這個宗教(我要找的是信仰、是神,而不是宗教)。然後也又不斷的經歷著高山谷底,比坐大怒神還刺激一百萬倍,心臟因為跳得太大太快,大概差點從嘴巴吐出來幾百次了吧(這形容好像有點恐怖電影的噁心)。

然後發現,我對基督教、基督徒有著太多刻板印象。有點像是不認識我的人也有刻板印象,覺得這個人很難相處不苟言笑,很難聊,其實我超好聊的好嗎?(認同的請按讚,留言+1 )

然後,不知不覺這篇文章超過一千字了,再寫下去就沒人要看了。bye~

#我真的很認真的想控制在1000字以內的
#我知道超過100字就沒人想看了
.

.


《我有一個朋友,名叫上帝》連載:
http://www.yingchiwu.com/category/self-photo/remember-soul/

.

.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