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思之旅.第二章】佳政 . 雪如

r0006414

出了台中高鐵站,立即就瞧見了他們夫妻倆開心的笑容,一如去年第一回見到他們那般。唯一不同的是,雪如挺著大肚子,已經8個月身孕囉…

他們家就位在佳政的律師事務所樓上,上樓進了門,兩張大大的像是按摩椅的沙發,舒服的躺在那等著主人。我們在一旁樸實的木造餐桌坐下,佳政忙進忙出的煮著咖啡。配著咖啡香氣,閒聊著他們婚禮當天的種種趣事…好像講到最多就是雪如老爸的一堆糗事。
也一邊提醒著粗神經的雪如,照片的數位檔案一定要備份保存好,拜託拜託…

雪如說:「我第一個想到的照片就是在舞台上的那張醜照,腦海不用想也不用翻就想到,就覺得…因為這就是我啊!就覺得…不用太唯美,就是這樣。」

ying8911

佳政:「我想到的是阿嬤穿著全白的衣服坐在餐桌,因為我從小就是阿嬤帶大。」
雪如:「阿嬤平常都是這樣很安靜,但其實都在默默的觀察別人,你要講要她想要講的話她才會講,可是她都會一直聽你們在講什麼。你覺得他好像沒有在聽,其實她都在聽。搞不好她那是新聞中心喔…大家講的她都知道。」

雪如又接著問佳政:「阿嬤從以前就是這樣子嗎?」
佳政:「阿嬤是阿公去世後才變得比較沒有話講,可能就是沒有伴可以講話。」
雪如:「可是阿嬤不是阿公去世後都玩得很開心嗎?」
佳政:「因為阿公比較會管啊…吃藥什麼的事都要管著阿嬤,現在阿公不在了,就要幹嘛就幹嘛。」
雪如:「阿嬤去年還去北海道喔…而且還是冬天的時候喔!很厲害耶!90歲了喔,老人像她這樣也很好。而且她走路超快的,你看她駝著背,好像有點笨重,可是就這樣揪揪揪…走得比我還快。」

ying9796

雪如:「我們交往超過五年了,但是我們家人都不知道。」
「啊…為什麼?!」我驚訝的問道。
「我爸那麼專制。」
「喔?所以他不準妳交男朋友?」
「他準啊!可是他覺得他是軍人,也覺得他女兒也還不錯,就自我優越感,所以他女兒交的男朋友不能太差。之前交過一個男朋友也是律師,他就開始嫌東嫌西的,我就想說你倒底要怎樣?我又不一定要跟這個人結婚,反正後來我就跟他在一起,我爸都不知道。結果後來知道後,反而一直催促他,趕快啊…我們雙方家長要見面啊…趕快排時間吃飯啊…那我們來看看年底能不能來辦一辦?唉…我是女生耶…」

雪如繼續說:「後來我交男朋友就都不想給他知道,我媽的朋友很熱心的想幫我介紹,問我媽說雪如有沒有男朋友啦?我媽就說『我不知道,我不敢問』。我爸又是一個很愛面子的人,婚禮他就是要辦得很舖張,見識過我哥的婚禮之後,我就覺得我不要這樣。那時我哥好像就只是隻傀儡任憑別人擺佈,全部都是我爸處理,他還寫了一本厚厚的企劃書,我就覺得說…天啊!這倒底是誰的婚禮?!我才不要這樣子搞咧!所以我就死都不結婚。」

r0006393

聽著雪如這樣抱怨著爸爸,雖然似乎是現在許多人結婚時的寫照,但現在聽來卻也覺得很有趣。對我們來說,結婚的是我們又不是你們,為什麼要干涉這麼多?但換個角度來看,對他們來說,盼著兒女終於長大成人,要結婚而步上了人生另一階段,這是多麼大的喜悅?又何嘗不是件大事呢?當然,他們比我們更加緊張重視啊!

雪如一向話很多,又很粗線條,相反的,佳政的話不太多,也一貫的沈穩。他們的相處模式也很令人好奇,不知道這一年來,結婚前、後心境上是否有沒有什麼差別呢?

佳政:「還是有差耶,因為結婚後就不只是兩個人啊!還要顧慮到兩邊的爸媽,是兩個家庭而不再只是兩個人了。」
雪如一邊搭腔說:「但是我都沒有在管耶…」
我直覺反應的脫口而出:「那是你比較皮吧!」

r0006399

我繼續追問,雖然結婚還不久,但目前覺得最大的差別會是在哪?

雪如:「有啊,我沒有上班啦…但是我媽一直恐嚇我耶…妳這樣子會不會太爽啊?妳沒有上班也要煮飯給人家吃,可是我現在吐得很嚴重耶,可是妳沒有上班妳還是要煮。」

我反而比較好奇佳政,相對於雪如什麼都不用管,佳政應該是很辛苦的兩邊都要管吧?

佳政:「對啊…兩邊都要顧慮到啊。」
雪如又繼續搶著說:「他很可憐耶…到我家有個特定專屬的位子—聽者席,要一直聽我爸訓話,在他正對面!剛結婚時我大嫂就拉他到那個位子坐,『以後這位子就交給你了』。

雪如又一連串抱怨著媽媽很會瞎擔心又碎碎念的瑣事,但這些看似抱怨,其實是家庭帶給她的溫暖。爸媽給了她充份的愛與保護,想必家庭帶給她的影響肯定是好的大過於不好的吧…

雪如:「佳政還滿羨慕我們家的,我們家是有求必應,不對,應該是還沒求就來了。可是相對的我會覺得是一種壓力,很多事情要按他的方向去做,不然會覺得我們很不上進。」
佳政:「我爸媽對我們的教育方式是只要不學壞,不管做什麼都不會干涉太多,因為從小家境比較沒有那麼好,小時候都是阿嬤在帶,所以不管要什麼只能自己去努力。所以我就覺得雪如很幸福啊…」

r0006402

不同家庭成長環境,確實是會直接的影響著長遠處世方式與價值觀,佳政的家庭環境與我有幾分相似,羨慕像雪如那樣衣食無缺的家庭,卻也幾分慶幸自己從小就有著高度自由,不論做任何決定都是自己選擇。相較於身邊遇見的其它人們總是被動的選擇自己的人生,我們卻必須急迫的為自己決定好每一項人生道路。這似乎也是因所處的環境而養成的慣性吧…但是不是這兩者只能二擇一?那如果能夠選擇,又更願意選擇何者呢?

雪如:「對啊…我們都要用騙的耶,我們從小就都要說謊,不然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一說謊又會良心不安。」
佳政:「我應該還是會選擇原本的家庭環境,雖然物質條件不是太好,但至少能像現在這樣,所有的決定都是自己選擇。」
雪如:「我不想一直被管啊…而且我本來就覺得他們沒有需要給我錢,我也不想說謊啊!」
佳政:「看到雪如的家庭有時會覺得羨慕,但也覺得這些都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打拚,而且不用和人伸手,就不會有那種壓力,就比較感覺自在。另外也因為看到父母的辛苦,所以更會珍惜他們給的一切,每分錢都要用在刀口上,決定做了什麼事,也都一定要全力以赴才行。」

r0006415

我們的父母與家庭環境造就了現在我們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處世方式,同樣的,我們現在的環境也將繼續影響我們的下一代。他們的小寶貝也即將出生,他們又會想帶給她什麼?以及什麼樣的生活與教育方式?

佳政:「我是覺得該給她的就給她,至於她想幹嘛就儘量依她自己的想法,只要不是不好的,就儘量支持她,也不用給她太大的壓力。而且現在也並非一定要把書唸得多好,不如有一技之長,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才會比較快樂。」

我不意外,也很讚同佳政的想法,也順著他這想法提出了一連串的問題,想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有趣的意外想法產生

「如果她高中畢業後就突然和你說,爸我不讀書了,我想自己想做的事,你會支持她嗎?」我接著問。
「看她是要做什麼事情吧…」
「她要當音樂家呢?」
「音樂家喔…這個我應該會支持,只要是正當的就沒問題。因為你看到現在的大學甚至碩博士生,他們的生活也並沒有真的過得這麼好,所以也就不再會有一定要有高學歷的觀念了,反而比較希望她能有一個專長能夠養活自己。」
「那如果她選擇的職業就很明顯的賺不到錢呢?」
「那爸爸就賺多一點錢吧!」

那爸爸就賺多一點錢吧!佳政的這句話才一說出口,我們全都笑倒一地了。果然,這就是爸爸啊…
雪如也笑著回答:「果然是你的情人啊…」

r0006400

前面討論到的都是處於一個物質條件較差,但人格卻較為獨立的優點,但同時也讓我想到,所有事物都是一體兩面,雖然較為獨立,但獨立的同義詞即是不善與人交際,甚至不懂得如何關心別人。我和他們提到了電視劇中偶然看到的一句對話與小動作,「到家了打通電話跟我說喔…」一直以為那只是句客套話,所以我從來也沒做過,雪如顯得大感意外而壓低音量小聲的說:「啊…我們都要打耶…而且本來就要打啊!不然人家會擔心,那不是電視劇,本來就要這樣啊…」

雪如也趁機抱怨說:「佳政也是啊…我在廁所吐得要死,他也不會過來安慰我。」
佳政:「啊我就想說我過去也幫不上忙啊…妳就自己吐完就好啦!」

雪如又再接著提到另一個問題:「我也發現一個很奇怪的事情,我們家都會互相打電話問來問去,但是他們家都不會,像是我問他姐姐今天會不會回來?他就說不知道,但在我們家,誰要做什麼,去哪裡,有沒有要回家,每個人都會互相打電話關心詢問,但他們家都不會。」
佳政:「以前我媽媽也會要求每天要打電話,但久了其實也不知道要講些什麼,好像每次講來講去都是一樣的話,所以後來也就沒再打了。但也知道她只是關心,要知道你平安就好,所以現在也就隔個三天會打通電話關心一下啦…」
雪如:「要打!很重要!我們連阿姨從我們這回家,回到家也都要打。」

在和他們閒聊的對話裡,來自兩種完全不同的家庭而影響著的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與處世方式,也並沒有哪一種家庭模式比較好或比較差,只是透過今天這樣的對話讓我們更深入的挖掘到,原來存在著這麼多有趣的差異。更有趣的是,也總感覺我們有很多很多人一定也有著和他們任何一邊相同的處境與想法,所以也就造成了今天的自己,接著呢?又會如何的影響我們的孩子呢?不斷的延伸下去…

r0006412

 

.後記
回家途中,在高鐵車上快到桃園,收到了雪如傳來的訊息:「到家私訊ㄧ下,這是關心!」
我知道了。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